会员登录 | 注册
专访杨青云:范曾研究刷新中国书画神话
时间:2018-05-25 09:19


专访杨青云:范曾研究刷新中国书画神话

记者 黄秀峰

法国新闻周刊报道:在当下中国书画圈子,如果你把“杨青云”与“范曾”书画大家的大名一起放“百度”上查询,得到的新闻可谓真真切切铺天盖地。杨青云的学术智慧是借宣传范曾之名红了自己,也真实地炒作了书画大家范曾先生。的确,范曾研究现在越来越被更多的媒体关注,如近期的《中国日报》、《人民政协报》、《世界日报》、《大公报》、《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书画报》、《台北日报》、《两岸好报》、《商务财经报》、《法国新闻周刊》、《齐鲁晚报》、《巴中日报》、《南阳日报》、《人民网》、《新华网》、《央广网》、《光明网》、《央视网》、《中国网》、《搜狐网》、《大河网》、《东方网》等各大主流媒体都频频报道范曾研究。范曾的画作在2013与2014连续两年作为国礼送给韩国与法国最高领导人,为人称道。而杨青云主持的《范曾研究》亦把中国书画搞得阳光灿烂,令人津津乐道、引人瞩目。近日,记者专程拜访了杨青云本人,并与其展开了对话。

记者:你的学术智慧有多么高深,怎么估计都不过分。可是,现在也有个别业内人士妖魔、丑化“范曾研究”,这些人不知是出于什么样心理和目的,他们甚至还借此说你是迎合范曾,专门为范曾献媚、拍马,你作为范曾研究会会长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杨青云:还是见仁见智吧,随他们如何非议“范曾研究”或者他们自己觉得“范曾研究”到底搞得如何,那也算是一部分人对“范曾研究”的重视吧。在我们是在享受研究中国书画神话——范曾现象的另类与神奇带给的快乐。范曾走红,他既然在公众视线里,就意味着会被人评说;既然被人评说,好坏那就由得人家说三道四。何况在中国书画市场,总是有一群苍蝇,喜欢围绕在名人周围嗡嗡叮咬,以显示自己的“聪明能干”。现在是“批评家”越来越多,干实事的越来越少。越是“干活”的就不可能保证不出一点差错,所以就“范曾研究”常常会被一些人误解、质疑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记者:谈范曾研究的故事,是否有准确性、客观性?我们通过多家媒体报道的范曾研究,可以看出杨会长的学术智慧有囿于常人的深奥与伟大。杨会长的“深奥”之处是在于一个评论家有着孜孜以求的执著精神,用将近六年时间来搞范曾研究,令人敬佩。而提到杨会长的“伟大”之处,是缘于范曾先生的伟大,杨会长自然也沾上这个伟大艺术家的灵气,也顺理成章显得伟大起来。何况,近期的《范曾研究引共鸣,从学术到消费完美集结》、《范曾论:书画殿堂里的哲学》、《范曾研究三喜临门》、《杨青云:一个借范曾出名的评论家》等文章在网上新闻爆红。你怎么看这种网络上的爆红现象?

杨青云:范曾研究的新闻在网络上爆红,这不足为怪,因为范曾老师为中国画坛做出卓越的贡献。国内很难有与范曾先生比肩的。因为每个人批评范曾研究的出发点都不是完全一样的,有些人是很善意地提携我们,指出不足,这也是好事,但是有些人真的就是人身攻击,很让人窝火。其实,这些人非议范曾研究,我们也没时间去在意。可是有一点,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大家对“范曾研究”还是宽容多于非议。可能也有媒体全盘否定范曾研究,但是,现在渐渐接受“范曾研究”的人多了,他们很明白范曾研究是真真切切的正能量在宣传中国国粹。“范曾研究高峰论坛”已经成为一个中国书画的商业神话,为了这个有着特殊含义的文化符号“范曾研究”神话的诞生,我们范曾研究足足准备了将近六年时间,为“范曾研究会”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范曾研究最终成了书画行业媒体关注的热点。我本人注册的“范曾研究会”和“大中国书画院”两个对外交流的书画平台,涉足书画策展开发,宣传推介艺术家,实现了财富滚动累积,写下了一个草根神话。谈范曾,论范曾,在于我们的研究视角延伸了范曾大朴无华的最高艺术理想是超然物外的,特别是范曾的国学研究从天地万有的繁文缛节中解脱,必然是不役于物象而重心智所悟,范曾“自视与八大山人为异代知己”,他自定的大师标准“坐四望五”, 似乎让有些人感到范曾不谦虚一样。对于这个话题我曾在拙评《范曾何以坐四望五》中有系统性的理论阐述。在这里我想强化的是一个人如果突然成功,很有可能是因为机遇或者运气好,但是一个人一直多年都坚持搞一个学术性研究,并且不断成功,这只能说明这个人有胸怀,有头脑,并且有执著搞学术的精神。范曾先生也说“杨青云的执著精神了不起。”这个上升到理论层面上,真的算是一个传奇或神话。好多关注范曾研究的读者们,是从媒体一些既有印象得到的一些宣传,越来越了解到范曾研究的神圣与伟大。我个人觉得:我们这个范曾研究的团队被媒体搞红搞大是早晚的事情,因为范曾先生作为中国书画界的领军人物,我们搞范曾研究不红火才是不正常的……

记者:杨会长,我看到一个报道说,有一个采访问你方便透露一下你的字画价位可以吗?你说“反正我是出了名的贵!因为我搞书画是从范曾身上受到启发,学书法,也搞绘画。朋友前两年把我一个小斗方荷画以5000元价格收藏。现在就是我的书画比不上北京一些基本功扎实的画家,可也不能再低于我朋友给的那个数。”此话如何解读?

杨青云:现在书画不景气,我现在是在学画人物画,并且专一画范曾,画到一百幅范曾的画像时就作一个画展。我坚信:一个学绘画的一上路,就要画范曾一百幅肖像,也有可能成为一个大新闻吧。说实话,我的书法与绘画收藏价值都不高,因我是在学习阶段。我坚信不管做什么事情,任何行业就是出了名的贵,我喜欢张爱玲说的话“出名要趁早。可我已经出点小名,已经步入中年了。就是搞好我的书画,也只能画点有关范曾的肖像,我感到这一生中真的是活得很实在。”

记者:“范曾研究会”将保持“范曾研究”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创新宏观研究的思路和方法,有针对性地带动一大批研究范曾、学习范曾的书画家,最后你还画上了范曾,并且还策划了范曾研究论坛峰会“百位名家画范曾”的活动,有力促进了中国书画业平稳健康的大发展,带动书画业大进步。杨会长这种搞学术的坦然与真诚值得我们钦佩。同时,你也逐渐脱胎为中国研究范曾最权威的专家之一。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范曾的书画在拍卖行里的价位非常高。这种现象有人叫好,有人说不好。到底如何?最终还是市场说了算。至于范曾的字画是怎么出名的,不是人云亦云他就出名,也不是今天你杨青云棒红了范曾。但是,范曾走红,肯定与杨青云搞范曾研究的推波助澜也有关系。据说你不把这个从事的职业和你所喜欢的学术研究当成梦想。如果你把一样东西当梦去做,你在做这件事时就有可能做不好,因为就像你喜欢一个女孩子,如果你把她当个普通女孩子,有可能很容易就追到她,但一上来你就把她定义为“女神”,就会给自己造成心理上的难度。就是这种心理上的“难度”,让你无心插柳柳成荫,还把这种对一个人的研究锻造成了中国书画界又一新的神话。那么,范曾研究下一步有何创新与发展?

杨青云:我们近期将在江苏南京与福建泉州筹建“范曾文化产业园”,两个文化园同时启动。另外我们征集的 “百位名家画范曾”的活动,已经接近尾声,截止昨天,我们收到了318幅画范曾的作品。人民政协报报道说《范曾论》与他们始终关注的范曾现象相辅相成,并且滋生出来不知不觉的优越感,这让我们清醒地看到,范曾老师的绘画艺术既是民间的,理性的,又是权威的、学术的。范曾研究走到将近第六个年头,我们已经问心无愧了,我们研究并成长着,辛苦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