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殿厅与男子

      一天,两天......

      时间的流逝如绵延的海风,轻抚万物。

      片刻的喧哗嘲弄着永恒的寂静。

      匆匆两个月,林尘自修行中醒来,修为已至凝玄的巅峰。

      林尘极力压缩每一滴融入身体的元气,让自己的底蕴尽可能的深厚。

      “看来,已经不能再前进一步了。”

      林尘默默地感慨道。

      这两个月,林尘都在做着入道的准备,到如今,却是到了一个瓶颈,欲往前分毫,遇见的便是如天堑一般的桎梏。

      林尘看着尚在参悟之中的木玲雪,这看似天真的女子背后,也是倔强得令人心疼。

      林尘留书一封,便准备离去。

      原本林尘想带着木玲雪一道破境,而那件拍卖的宝甲自然也是为了木玲雪准备的,但如今看来,却是不用了。

      有着玄一的出现,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依照林尘原本的打算,是让木玲雪以自己破境为契机,顿悟入道。

      不过,不用让她经历这一番折磨,却是好事了。

      而此间密室,虽然极为安全,但里边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抵挡住阴阳交汇时天地元气的剧烈冲击,更何况,此时也是木玲雪破境的关键时间。

      以林尘的打算,是潜入大海深处,以海水的压力缓解破境的冲击,而且也不会弄出很大的动静,引人注意。

      再加上这一盏凤息树灯稳固心神,应当是没有意外的。

      剩下的,就是破境之时如何掩盖天机,以及精神和灵魂的折磨了。

      “我此番离去,少则一季,多则半年,倘若半年之后我仍未归来,你且离去,先回南溪宗等我便是。”

      匆匆几笔,交代了几句,林尘便悄然离开了。

      自地宫三层,可传送至岛屿的任何地点,而二层的传送阵,却是单向一次性的。

      而林尘自然不会在意,林白两家的长老们看见那残破法阵时黑白红脸的神情。

      而事实上,林尘二人的踪迹却是被白秋墨故意隐瞒了,而途中二人也并未做出任何出格之事,权当是那死去的修士中的两个,也不会有人同情分毫。

      说到底,两家之人也并非傻子,稍微有点眼力见也看得出来,这不是他们能够接触的境界,再加上没有线索,也不敢再继续深入。

      毕竟两家也是有收获的,那一层的九层宫殿,却是实打实的利益,修行至高处,更知修行不易,也知天地之辽阔。

      欲不足不可显,生死无非一瞬。

      林尘离开岛屿,朝着茫茫无际的大海潜去。

      蒙蔽天机,是靠的古竹之阵,他知道林尘早晚走到这一步,数年前便做好了准备。

      二人,亦师亦友,虽互称道友,但古竹终究是前辈。

      下潜到足够深处,林尘布置道阵,点燃灯芯,取出那阳泉花和极冰寒髓。

      一左一右,极阴极阳。

      林尘盘膝而坐,闭目静心。

      “来吧!”林尘心中默念。

      又是漫长地炼化过程,林尘的境界实在太低了,炼化花费的时间不可谓不长,而就算瞬间炼化,以林尘的身体,也接受不了这一瞬间的冲击。

      厚积薄发,这一瞬,就是两个月之余。

      木玲雪破境,是在林尘离开一月以后,她兴奋地睁开双眼,敞开灵识,却丝毫不见林尘的踪迹。

      极尽的欢愉想要与人分享,却发现最想告知的人却不在身边,难免产生失落。

      看了林尘的的留白,自然明白了林尘的意图,只是这样的一个艰难时刻,却无法一起度过,木玲雪心中,也是难免产生担忧。

      “公子是什么人啊。既然说了叫我等,便一定会回来的。”木玲雪告诉自己。

      而这一等,便是半年的时光。

      而木玲雪的修为,也是到了入道的巅峰。

      林尘,却依然没有出现。

      自此,期待变成了无边的担忧,木玲雪也是无心继续修炼,每日祈祷,林尘能够平安归来。

      林尘不回,木玲雪又岂能独自离去呢?

      而此刻的林尘,在经过四个月的不断吸收,炼化,尝试,也是让身体适应了这两股截然不同是力量。

      两股巨大相斥的能量在林尘的身体中不断运转,对身体,对识海,都是巨大的折磨,那种皮骨碎裂的感觉,林尘忍受了整整四个月之久。

      而这,显然达不到目的,林尘要做的,是将两股力量合二为一,阴阳交汇,强行于这天地间创造出一丝混沌之气。

      天地生前,世界归于混沌,无道,亦无阴阳。

      也就只有这般久远而纯粹的力量,才能将林尘破境的那一道桎梏打开。

      古往今来,不堪入道着无尽,也并非没有人尝试过,却都无一例外,落得个身死道消的结局。

      所谓的天才,与道的契合度极高,他们的桎梏,比之凡人,吹弹可破,引天地大道,他们只需容纳,接受即可,而凡人却终生不及。

      林尘也可以走那一条路,甚至比世间所谓的天才走得更顺,更快,一窥仙途,也不过时间问题。

      不过,林尘不愿。

      古竹走过的路,林尘不想再走一遍。

      林尘想看看,这条路之外的风景。

      而这个方法,是林尘想到的,古竹也曾觉得林尘是异想天开,仔细推演,却又觉得可行。

      而实际能否成功,没有人知道,至少路肯定是对的。

      只是这所谓的混沌,无非是伪混沌之气,天地既开,天道已立,哪里还有什么混沌之气呢。

      也是因此,所以林尘才留下了一个自己也不敢确定的留言,而如今,半年之期已至,林尘也不愿再继续等下去了。

      生死,便看这一瞬吧。

      林尘引导体内的阴阳二气,强行交汇,巨大的冲击,使得林尘的肌肤寸裂,林尘却顾不得这些,继续加快速度,去冲击那道桎梏。

      直至骨头都将要碎开,灵魂也跟着撕裂,时间仿佛静止,此刻,是永恒不断的折磨。

      而林尘的意识,也于这折磨中逐渐变得模糊。

      ......

      再次醒来,却是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尘漂浮在海上,像是死去一般。

      一丝光亮照进黑暗的识海,意识逐渐清晰。

      林尘缓缓睁眼,看着天空中的久违的太阳,灼热的温度令林尘的皮肤也有些刺痛。

      林尘向两边撇去,肌肤如获新生,温润白皙,如泉中子玉。

      甚至在太阳底下,闪耀着微微的光芒。

      看着身体的变换,林尘又感受了一下如今的境界。

      入道初期。

      虽是初期,却是实打实的入道,从此与凡人两分,且林尘这初期的元气浑厚,比之后期的天才们却是更甚。

      一条从未有人涉足的路,林尘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呢,林尘也不知道。

      至少很久很久一段时间内,林尘不会再有这般担忧了。

      瞻前顾后,反倒过不好当下。

      而迈出了第一步,林尘有信心,能迈出无数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