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好好想想

      第二梦(8)

      楚湘是一大早才接到前线战败的消息的。

      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愣:那个米鹿,不是号称天下无敌吗?为什么他去了边关,却仍然没能挡住狼族?

      正疑惑中,她突然听到外边有断断续续的马蹄声。一个全身戎装的人不顾她父亲的阻挠,大踏步地进了她的房间。

      “你干什么?”她问这个无理的将军。

      “听说你是米鹿的未婚妻?”那人不答话,只是这么问道。

      “是又如何?”楚湘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那一瞬间,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奉王上之命。”那个将军模样的人说道:“王上想见你。”他指了指门外停着的马车:“请吧。”

      在南都郊外的一条古道旁,有两个人在路旁走着。

      “听人们的传言,前线已经溃败了。”于夕对身边的人说:“将军。”

      米鹿苦笑了一声:“别再叫我将军了,我早就不是这南国的将军。”

      “那我,”于夕顿了顿:“那我该叫你什么?”

      “就叫我米鹿。我很久没听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自我从宣武堂出科起,这么叫过我的,似乎只有楚湘了。”米鹿说完,便接着转过头去往前走。

      “米鹿,”不知是又一次听到了楚湘的名字,还是第一次用这个称谓叫他,她的语气有些吞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找我的一个老朋友。”他指了指前面的一家酒馆,已是凛冬,那酒家门口挂着的“酒”字在寒风中被吹得猎猎作响。此处虽是南都所辖,但已是郊区中的郊区,本就少有行人的古道,那一处酒家更显得孤零零。

      然而,令于夕讶异的是,当她和米鹿走近时,才听到酒馆中人声嘈杂的声音。于夕想走进去看看,却被米鹿拉住了。她这才意识到一路上米鹿之所以都是带她走一些人迹罕至的小路,都是因为米鹿不想被人认出。

      他们已经离开边境五六日了,可是沿途听见的消息只有与狼族交战节节败退,左相萧云受伏而死,却从未听闻过关于米鹿消失的消息。于夕想,看来那边对消息的封锁可真是严密啊。

      这时候,米鹿突然拉着她走到酒肆的后边,轻轻地扣了这酒肆的后门三下,顿了顿,又扣了三下。

      片刻,酒馆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各位,我今日身体抱恙,还请各位先回吧。”

      “掌柜的,你今天可扫人兴了啊。”“下次要请大伙喝顿好的。”

      “一定,一定。”人群的熙攘声中,那个男子的声音虽不高,却让人很容易分辨出来。等酒馆里的人都散尽了之后,米鹿和于夕走进了这家酒馆,一个中年男子在柜台旁正随意地翻着手旁的一本账单。

      “米鹿将军,来点什么?”

      米鹿想了想:“要瓶桃花酿。”

      “以往米将军可都是喝烧刀子的,怎么今天要的酒这么柔和?”那男子看着于夕笑了笑:“莫不是因为这个和你同路的小姑娘?”

      米鹿不答话,只是取了一个酒杯倒了些递给于夕:“有点冷,稍微喝点暖暖身子。喝这么多就够了,可别再把自己喝倒了。”

      而后他拎起那酒瓶,大口地灌了两口。

      “米将军,你存的酒钱不够了。”那男子从柜台旁走到他们旁边坐下,接过米鹿手中的酒瓶,慢条斯理地倒了一杯,然后一口饮尽。

      米鹿从腰间扯下一块玉来,拍到那人的手上:“无期,这回够了吗?”

      被叫做无期的那人笑吟吟地把那玉又放回桌上:“王上亲赐的东西,我这里可不敢收。”他又抬头看了一眼于夕:“我可没想到,你居然会带一个女子来我这里。”

      米鹿冷笑了一声:“还有你想不到的事吗?”

      “你说这话未免也太抬举我了,米将军。”无期口中的那声米将军听起来似乎加重了读音,米鹿蹙了一下眉说道:“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因为,”

      “据我所知的情报来看,昨天上午王上派遣了一支禁卫军,把楚湘不知接到了哪里。”不等他说话,无期就回答说。

      “我早该知道的。”米鹿自顾自地说了一声。他转过头看着于夕:“于夕姑娘,楼上有空房,你先找一间歇息去吧。”

      于夕看了看他,眼中的神色有点复杂。她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目送她的背影在楼梯上消失,米鹿的目光变得渐渐柔和起来:“你早就料到了我会到你这里。”

      “是。”无期点了点头:“事实上,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不会去边境的。毕竟王上和朝臣都如此待你……”

      “可百姓却是无辜的。”

      “可你还是放弃了他们。”无期的话一针见血:“是因为萧云过去了吗?”

      “他虽然在朝堂上处处为我说话,可却想借狼族人之手杀了我。”米鹿把瓶中的桃花酿饮尽,酒很绵柔,然而未温的酒从喉头一路凉到腹内:“我一直记得你的叮嘱,越是向你示好的人,越不能把生死放到这种人手上。”

      而无期却摇了摇头:“可你一路带着那个女子,又何尝没有把生死放到她的手中。你一旦暴露行踪,王的人马上就会到。”

      “但是你选择了相信她,在学会不相信任何人之后,你又学会了去信任一个人,我很高兴。”无期又从柜台上开了一瓶桃花酿:“可那个人却不应该是一个女子。你会伤了别人的心。”

      “楚湘吗?”米鹿问。

      “可能是她,也可能你会伤更多的人。”无期那遍布沧桑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悲哀:“你喜欢的还是楚湘吗?又或者是这个女孩子?”

      他望着米鹿的眼睛,像是在望一个未谙世事的孩童:“你还会去王上那里去找楚湘吗?如果被王上抓走的是这个女孩子又会如何呢?感情这种东西,往往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我不知道。”米鹿迷茫地望着于夕消失的那个楼道口,仿佛是察觉到躲在拐角处不曾上楼的于夕一样。

      “不过,我会去在王上那边护楚湘周全,即便,我这次过去是自投罗网。”

      言毕,一直在拐角听他们说话的于夕走上楼去,眼中滴落着大颗的眼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