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47夜话2

      “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去山下打毒蛇血清么?”舒韵问道。

      她不知道陈潇是真的想给唐玥吸蛇毒,还是想占便宜。

      “先将蛇毒吸出来,后续再去打血清。”陈潇说道。

      “就按他说的。”唐玥急忙下了决定。

      现在耽误不起,越是耽误越是麻烦。

      陈潇俯下身去,看着白嫩修长的大长腿,内心感慨这腿不去蹬三轮车真是可惜了。

      唐玥的身材真是好到爆,怎么这么会长呢?

      唐玥一开始觉得很疼,后来传来一阵阵奇妙的感觉,脸更红了。

      忍不住想着发出一些声音来,只是被硬生生的控制住了,否则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唐玥姐,你感觉怎么样?”舒韵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奇怪,十分的好奇。

      “还……还行。”唐玥急忙说道。

      她看着一脸认真的陈潇,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还挺帅。

      今天幸好遇到了他,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谁能够想到,这溪流里面竟然还有花毒蛇存在。

      此时的陈潇内心苦笑不已,唐玥的肌肤光滑水嫩,触感真是太好了。

      再加上被咬的位置特殊,他不得不压制着一阵阵上涌的邪火,一口口将毒血吸出。

      “可以了没有,你别占我姐便宜啊!”舒韵问道。

      这蛇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蛇,咬哪不好,非咬大腿根内侧。

      至于人正不正经,都不好说了。

      “你行你来。”陈潇吐出一口毒血,瞪了她一眼。

      舒韵立马闭嘴,她的确现在不行。

      “可以了,你先别动。”

      过了一会,陈潇起身,到溪水边漱了漱口,去旁边草丛里寻找了什么。

      “他干嘛去了啊?”舒韵低声问道,“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这荒山野岭的,如果对方想对她们做点什么,怕真的危险了。

      以她们两个人的战斗力,怕是跟白给没有太大的区别。

      “放心,他不是坏人。”唐玥将昨天在水果市场遇到陈潇的事简单说了下。

      她认为陈潇是郊区的,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里,看来是附近村子的人,真的好巧。

      片刻之后,陈潇摘了两朵白色小花回来。

      “这个叫白果蛇花,嚼烂了咽下去就好了。”陈潇说道。

      “你是医生么?我觉得还是赶紧去医院打抗蛇毒血清。”舒韵有些不放心。

      草药能随便吃么,万一吃坏了怎么办?

      “我爷爷曾是村里的土郎中,我也略懂一些。”陈潇说道,“这蛇叫红凌花蛇,毒性不大,村里不少人被咬过,包括我,都是吃了白果蛇花就好了。”

      唐玥看着他淳朴的样子,将小花拿过来放到嘴里嚼碎咽下,还有点香甜的味道。

      “刚才真是太谢谢你了。”唐玥说道,“要不是你,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说明我们有缘。”陈潇笑着说道,“你先穿好衣服,我再给你看一下脚。”

      唐玥点了下头,她的右脚踝已经红肿了,火辣辣的疼。

      只是刚才被花蛇吓到,没有顾得上。

      她看到陈潇走到那边去看花蛇了,便在舒韵帮助下把衣服穿上

      “大白你这挺狠呢。”陈潇笑着拍了拍狗头。

      蛇头被大白直接咬断了,彻底死了。

      “汪,汪!”

      大白摇着尾巴,很是得意。

      陈潇来到唐玥身边,轻轻握住她的小脚,细腻柔滑的手感传来。

      唐玥脸更红了,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碰脚。

      脸红的像苹果,娇艳欲滴。

      “应该是脱臼了,我帮你复位。”陈潇说道,“可能有点疼。”

      说完之后,他手上猛地用力。

      咔嚓一声,复位成功!

      “啊!”

      唐玥疼的大叫一声,随后惊喜的发现右脚可以活动了,只是还是有些肿。

      “我们到树荫下吧。”陈潇说道。

      太阳正好晒过来了,很热。

      “哎呀!”唐玥右脚沾地,刺心的疼痛传来。

      “陈大哥,麻烦你把她背过去吧。”舒韵说道。

      陈潇点了下头,走到唐玥面前,背着她向前走去。

      后背传来的温柔触感,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舒韵看了他一眼,没有多嘴。

      唐玥这么漂亮,如此亲密接触,陈潇若是没有什么反应才是不正常。

      陈潇走到树荫下,将唐玥放下,然后以要去尿尿为由,弯着腰跑到远处去了。

      “他怎么了?”唐玥不解。

      “背着你这个大美女有反应了呗。”舒韵挑了挑眉毛,“你猜,他会不会去自己解决了?”

      两人虽然都还是完璧之身,可一些理论基础还是有的。

      “你的思想太龌蹉了吧。”唐玥说道,“他可能真的就是去上个厕所而已。”

      “哼,现在的龌蹉男还少么?”舒韵说道,“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我刚才本想给我哥打个电话的,可是没信号,你那有么?”

      唐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陈潇走了过来。

      他刚才平息了一下邪火,若是换个自制力差的人,说不准真的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这么快?”舒玥嘀咕一声。

      “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啊?”陈潇十分的好奇。

      看她们的穿着与带的东西,也不像是登山爱好者之类的。

      “我爷爷突然病重,需要一株百年野山参救命。”唐玥情绪有些低落。

      这野山参没找到,她反倒是被蛇咬一口。

      “百年野山参?基本别想了,不是没有,有可能有,但一定都在原始深林深处,太危险了,就连我们从小生活在这里的人,也不敢擅自进入。”陈潇说道。

      在他很小的时候,家里二叔想着入深山老林里面挖一些高年份的人参或者灵芝之类的药材,可以卖个好价格,偷偷瞒着家人去了大山深处,一去便再也没回来了。

      “那怎么办才好?”唐玥很着急。

      前段时间爷爷突然晕倒,省里面的顶级医生与专家,对此都束手无策。

      后来请温先生,得到的回复是需要一株百年野山参作为药引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