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聪明

      似乎这座建筑大楼此前也是白麒麟的团伙与横滨黑道组织交火过的废墟,看着破碎了一个角的天台,白川泉沿安全梯爬到楼顶水箱上,盘腿坐在上面看着不远处的区域。

      一番运动之后,白净到没有血色的面庞的脸也红润了不少。

      因为在港口黑手党的工作,白川泉比起最初睁眼时,体质已经好上了不少。

      虽然他人眼中依旧是文弱清秀的外表,内里却并非孱弱到像个废人。

      横滨市区的迷雾并非无时无刻漫起。

      但若是走在街上,突然发现周边几个街区一下升腾起雾气,也并非不可能。

      那是能让边缘的幸存异能力者大喘一口气的惊悚情况。

      自从白麒麟向横滨各大非法组织宣战已经有了两个星期。

      半个月的时间中,除了港口黑手党,其余组织再无幸存。

      港口黑手党已经到了必须全力以赴的地步。

      白川泉从收到最后一个组织覆灭的消息起,就已经预感到了最后时刻的发生。

      “不听不闻不看,金鱼取死之道。”给自己裹上围巾的白川泉嘟哝着,将后半句话咽在腹中。

      【……你想,主动将事态的发展握在手中。】

      对此。

      白川泉等待着……最后的终局。

      他拭目以待。

      说起来,要是港口黑手党倒闭了自己是不是要考虑下一份工作的跳槽问题了?

      白川泉陷入了奇怪的疑惑之中。

      “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呢。”

      “……是你啊。”

      涩泽龙彦停下手,看着自门口走入的男人。乌发的男人带着白色的遮耳雪帽,仿佛随时随地都散发着病弱的气息。

      费奥多尔·D。

      这是对方告诉他的名字。

      “你就快没有敌人了,想要的东西也全部到手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费奥多尔道。

      “想要的东西?你是说装饰在这个房间里的东西?”

      涩泽龙彦环视着室内散落的物件,反问着费奥多尔。

      他垂下眼睑,遮住了红色的眼瞳,淡淡道:“我学着收集癖者的样子,把这些在抗争中得到的战利品都一一陈列了起来。但是,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当然了。外界的物质无法填补你的空白,一开始我就给过你忠告了。”费奥多尔弯着唇角道。

      “……”涩泽龙彦沉默了半晌,仿佛确认着什么,“战斗与珠宝也不能?”

      “嗯,老熟人的我都这么说了,一定不会有错。”

      相貌纤丽,面容白皙病弱的男人轻笑着回复。

      涩泽龙彦垂着眼,有些释然。

      “啊啊……是啊。我早该注意到的。这些都毫无意义……这件事。”

      “敌人几乎全部被歼灭。虽然他们也曾抵抗过,但这些都按照我的预想在循序渐进。”

      涩泽龙彦用梦呓般的语气说道:“真是……”

      “开心地玩着玩具车的孩子,有一天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自己在玩这种东西呢。这样陈旧的东西……”

      “昨天的自己,到底对这些玩具怀有什么期待?孩子变得绝望起来,放任自己的力量把玩具破坏掉……”

      “我的心情就和此时的孩子如出一辙。”

      “你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神就是这样制造的这个世界。”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去憎恨神吗?”

      “不是哦,还有更简单的解决方法……”费奥多尔语调轻柔,“破坏玩具,进行下一步。”

      涩泽龙彦低头想了想,露出笑意:“嗯……是呢,就这么办吧。”

      “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费奥多尔君。”

      “哦?”

      费奥多尔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微微弯下腰。

      “是玩具的质量太差了。”

      涩泽龙彦继续方才被打断的动作,将所有的收藏品放成一堆,淡淡道。

      他没有注意到,听到他如此回复的费奥多尔,眸中一瞬露出起伏不定的深沉幽暗。

      费奥尔多站在华丽琉璃室的收藏间,看着随手将收集物扔到一旁的涩泽龙彦。

      白色长发的青年专注做着手头的工作,体现着上流家教的“有始有终”成果。

      谁,改变了白麒麟的想法?

      是谁……让白麒麟这么认为的呢?

      费奥多尔和涩泽龙彦告别,走出琉璃室。

      “被人抢先一步啊……”他脸上的清淡笑意消失了。

      稍微,有一些不爽。

      同样知晓“有始有终”之礼的乌发雪帽青年收敛神情,向高处走去。

      夜风吹拂起他柔软的半长发,面容前的几缕搔动着青年纤长的睫毛。

      来自俄罗斯的病弱青年轻咳两声,步上楼顶。

      今夜是月圆之夜。

      月色非常不错。任何一个角度都是如此。

      “今天是满月啊。”

      街道上横陈着尸体。

      在即便大抗争的组织基本死尽,街头的尸体也不会消失。

      织田作之助和过去两个多月的任何一天一样,行走在街道之间,看着杀人与被杀间造成的人间惨剧。

      斗争者死有余辜,织田作之助并不同情。他这种人,早知道——在选择握着武器之时,就该有着赴死的决心——这条基本原则了。

      他可怜的是被波及的平民。

      街道上的尸体,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他们的。

      他和往常一样,路过新添了不少尸体的大街。非常幸运,也许该说“不幸”——

      在死去的年轻身影中间,他找到了一个约莫一两岁的女婴身影。

      她还活着,拥有气息,并且——声嘶力竭地哭着。

      杀死平民的家伙尚有底线,留下了这个小生命?还是漏网之鱼?

      织田作之助不去想那么多,他从尸体之间抱起了女婴。

      “织田作。”

      港口黑手党给外勤人员发放的联络耳麦突然响起了一个织田作之助相当熟悉的声音。

      ——只有一个人会这么称呼他。

      “太宰,你在哪!”

      半个月没有音讯被认定失踪甚至遇害的准干部在织田作之助耳麦中说道:

      “我大概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是快逃吧。你那里很快会变得很危险了。”

      太宰治话音刚落,一个声音蛮横地插入进了织田作之助的联络耳麦频道。

      “——闪开!”

      几乎同一瞬间,一辆飞驰的机车从织田作之助身旁窜了过去,强劲的罡风带飞了他的外套衣摆。

      织田作之助看着远去的机车,后知后觉来人的身份:港口黑手党的武斗派准干部,异能重力使——中原中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