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砌情衣

      《砌情衣》

      不愉快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几人来到那大路上,把两人扶了起来,帮他们随便治疗了一下,迅速离开了此地。

        “那小子什么来头,我要尽快疗伤,以免留下后患。”狂笑一脸蛋疼的道。

        “前面那处山脉我们先进去,你两先把伤势恢复再说。”一人指向前方的山脉开口道。

        他们实在不想再在那里丢脸了,才没有在那里疗伤,现在这处山脉没人,是疗伤的好地方。

        ……

        “醉无痕快吃,吃好了你还要和我哥切磋切磋呢。”余菲儿催促道。

        听到这话醉无痕嘴角抽了抽,这自己怎么打,这么厉害不是找虐吗!

        “这个,还是算了吧!子游兄果然厉害,我不是对手!”他满脸尴尬的回道。

        “切磋嘛,没事,点到为止,又不是打生打死的。”余子游一脸笑意的道。

        听到这话醉无痕又心动了,可是他还没有说话,余子游又开口了。

        “不过断胳膊少腿的还是难以避免的。”

        听到这话醉无痕手中酒杯一抖,险些掉在了桌上。

        “你就别逗他了,看把他给吓得!”老叫花一脸笑意的道。

        “开个玩笑嘛!无痕兄放心我不会使出全力的。”

        此时的醉无痕听到这话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腾,这TM的是人说的话吗,这叫什么事啊!

        “来,来,来,喝酒。”醉无痕郁闷的抬起了酒杯。

        “干……”

        “干……”

        ……

        吃过饭后,醉无痕说什么也不和余子游切磋了,这也只好作罢,没有了这个切磋的活动。

        几人分别进入了房间,余菲儿还是一样一定要和他住在一起。

        “菲儿你怎么就想看醉无痕吃瘪啊,他哪里惹到你了?”余子游看向她。

        “哼,谁叫他也是九神子,我就要看看他怎么和哥你比,只有哥你才配这个九字。”余菲儿一脸傲娇的道,好像是她自己一样似的。

        “你这什么脑回路,这还不知道有多少天域,多少不朽家族和势力呢,那不是你见到一个被称为九神子的都看不惯啊!”

        余子游刮了刮她的鼻子没好气的道。

        “嘿嘿,反正我不管,哥你就是最厉害的。”

        “那是,也不看看你哥是谁,当世无敌,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玉面小郎君。”

        听到这话余菲儿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你说我夸夸你就得了,你怎么自己还喘上了呢!

        “好了,好了,我要修炼了。”余菲儿一脸打住别说了的表情。

        “好,你修炼,我在房顶上逛逛。”余子游随口道。

        说完这话余子游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夜晚已经降临,余子游一人坐在这房顶之上。

        靠在瓦上,手里取出了装在空间中的酒壶,这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

        小时候可以看电视剧时,经常看见武侠剧里有在房顶上喝酒的画面,那时候他觉得这画面格外的潇洒。

        现在他也可以这样了,而且风景比武侠剧里还好,可是当他真的这样时,看着那高挂在天上的月亮。

        他觉得好像与这里格格不入,虽然在地球上自己是孤儿,但毕竟生活了那么久,在那里的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一口酒倒入口中,他就这样发呆了起来,远处看起来是那样的帅气和孤独。

        在不远处一屋顶上也出现了一女子,此女子面纱遮面,一袭白衣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像仙子。

        澹台明月突然想要在房顶上坐一坐,看一下今天的月亮,可是当她来到屋顶后发现不远处有人和他一样。

        这让她忍不住看向那人,当她看到那人时,明显感觉到了那人好像与这世上格格不入的感觉。

        那人的身上让他感觉到了孤独,好像这世上就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一样。

        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看到这人这么年轻时她更奇怪了,这人绝对不是老怪物,怎么身上会有这种气质呢。

        一个身穿白衣淡金色头发的男子,坐在屋顶拿着酒壶望向天空中的那一弯月亮,而不远处的屋顶上坐着一白衣女子看向那男子。

        这样的一副画面在此刻是那样的和谐,要是放在电视剧上绝对是一个完美的画面。

        主要是男的帅气,女的一看也是个大美人,虽然脸被面纱遮挡。那修炼者的气质更加让他们不凡,就算不加上气质也不是地球上的帅哥美女们能比的!

        余子游没在意有人关注着他,自顾自的喝酒,很多时候他就在想,有人和自己一样穿越的吗,应该有吧!

        那他们在突然来到一个异界时心里也会像自己一样不好受吧,在许多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怀恋那在地球的过往吧。

        越想他就越愁,不由又大口的灌了一口酒,这让他被酒呛到咳嗽了起来。

        远处的澹台明月看见后眉头皱了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痛,这让她感觉到不可思议

        她为什么会为一个陌生的男子心疼呢,真是奇怪!

        这样的画面被一个不合时宜的身影打破,老叫花出现在了余子游身旁。

        “臭小子,怎么又在这里喝闷酒啊,唉!你怎么总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出现一种与世格格不入的感觉……”

        老叫花无奈的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余子游了。

        “嘿嘿,高手就是这样寂寞嘛!”余子游一脸笑嘻嘻的道。

        “呵,你小子还是这样,就要这样才行嘛,这样才是你小子嘛,一天多愁善感的干嘛!”老叫花看向他。

        看到远处那男子突然像换了个人一样,澹台明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和刚才的人是同一人!

        什么高手寂寞都说出来了!还真是一个琢磨不透的人,有趣,这让她对远处的男子更加好奇了起来。

        “来走一个。”老叫花拿起自己的酒壶靠向了他的酒壶上。

        “来,我感觉和你久了我好像也有点嗜酒了。”余子游吐槽道。

        两人喝了一大口酒。

        “那你不喝啊,毛病还怪起我了!”老叫花一脸没好气的看向他。

        “喝还是要喝的,以后少喝点,你也少喝点,喝酒伤身。”余子游感叹道。

        “噫,我怎么没听说过喝酒伤身啊?”老叫花一脸好奇的看向他。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