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特种兵之王牌战神项飞羽

      《特种兵之王牌战神项飞羽》

      攻入中原城市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周六傍晚的医生办公室仅有当晚的值班医生医生,和前来听谈话的萧桦一家人与管床医生。此时医生表情不轻松,手中握着厚厚的检查结果。

        “病人的情况不是很好,你们也是心里清楚的。”医生说到。

        三人机械的点着头,萧桦下意识的看了下大家,父亲低垂着头,姐夫南郡眼圈微红,并在数秒后起身默默的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检查报告的结果,和我们的初步诊断是一致的。“医生拿着检查报告展开指点着说道:”你们看,患者已经出现明显的红细胞减少,肝肾功能不全,还有肌溶解。“

        “肌溶解?“萧桦抬眼望着医生问道,心中大吃一惊。

        医生从手中的检查报告里抽出一张化验单,“前面是患者的数据,箭头向上表示数据超标,后面是正常人的一个常规数值区间。“

        萧桦随着医生的笔尖看着母亲检查报告上满纸都是向上标记的箭头,宣告着母亲已站在了濒死的边缘。萧桦脑子里一片死寂,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血管中,血哗哗的流动声。

        “像肌红蛋白,患者是,常规区间值是\/ml.再看……”

        萧桦越来越视线模糊,听不太清医生的声音,她想起上个月将母亲从ICU接回家,双腿的肌肉似和骨头分离一般,松松的垂在腿骨下,整天说自己浑身痛。她和姐姐安慰妈妈说,是卧床太久,多锻炼就好了。谁知道原来是肌溶解了。可怜的妈妈,你承受了多少的病痛。

        “要是没什么疑问的话,家属签字吧。”

        医生的声音打断了萧桦的思绪,父亲坐在原地没有动,从前母亲住院都是父亲去签字,父亲为她打点着一切。萧桦振作了下精神,上前签下自己的名字,留下了电话号码。

        “这些天病房要留家属,还有,患者最后是在医院宣布死亡?还是……”医生问道。

        “我们直接拉走。”父亲发出干涸的嗓音。

        “你们是?啊,可以,可以不宣布死亡,但是若不宣布死亡,你们不能在病房哭,哭了人就拉不走了。四周都有相关送行的车,你们到处看看准备下吧,做好安排”。

        医生结束了谈话,看萧桦和向天坐在椅子上都没有动,就理解的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将空间留给了这家父女。“

        “爸,爸爸!!”萧桦回过神,呼唤父亲。

        “去把你姐夫叫进来,咱们商量下。”父亲安排着。

        当南郡进来时,萧桦望着眼前的父亲,比之前更苍老了。父亲缓慢的说道:

        “南郡,咱们明天一早去给你妈选墓地,再去把她姐接来。今晚上给你大伯和姑姑都打个电话,他们有时间的,都来给你妈告个别。”南郡默默的点了头。

        “我姨家还能找到吗?“萧桦问道?

        “没搬家,就可以找到。“

        “大伯和姑姑就没必要来了吧。我母亲也不会想见他们。“

        “还是要叫的,这是规矩。“父亲的语气不容改变。

        萧桦还想进一步去告诉父亲,母亲已将离去,那些她生前都不愿意见的人,又何必叫来让母亲生气?南郡用手势比划着制止萧桦,示意不要再继续说讲。萧桦见状也只好作罢,

        “爸,明天会有很多事儿,您就回去吧。我与姐姐在这儿陪妈。“

        父亲向天没有应承,只是朝母亲的病房走去。萧桦在离开医生办公室时随手取了一张走廊上接送患者的小广告,默默的跟随在大家后面,多希望母亲永远都用不着。

        萧雅依旧在病床前重复着为母亲做的一切,父亲进屋的同时,萧桦将萧雅叫出了病房,将医生的意思告诉了姐姐。萧雅听后竟然挤出了一丝笑容,幽幽的说着,妈妈这样的场面经历的多了,病危通知书都可以装订成册了,不都挺过来了,这次,老妈一定还是不会有事。还安排南郡和父亲一起回家休息,并交代暂时不要带豆豆来,也不要给孩子说太多,避免孩子情绪激动,影响学业。萧雅的反应让萧桦很担心,这,有点不正常,她在想,是不是自己没给姐姐表达清楚,还是,萧雅无法面对现实?萧桦在心底权衡着眼前得状况,心想要不要再给萧雅进一步说的明白点。萧雅已转身回病房,萧桦正准备上去拉住姐姐,手中的电话嗡嗡震动,丈夫惠民的电话打断了这一切。惠民说准备坐车来看母亲,萧桦没有同意,她不想让惠民相同的场面再面对一次。惠民人性善良,每次母亲有病都是他四处找寻打听闻讯。俗话说久病成医,惠民四年前将患癌症6年的亡妻送走,对于和癌症作斗争比萧桦的家人更有经验。只是,这陪同患者抗癌的艰难,是常人所不知的。用萧桦和惠民的媒人的话说,惠民是个好丈夫,每天下班就来医院,笑呵呵的坐在病床前,送饭,搀扶散步,照顾家中的孩子,在患者情绪崩溃时全力开导,哪怕是无理取闹,声嘶力竭的寻事。现在萧桦的母亲又是相同的癌症,在母亲患病初期,萧桦能感受道惠民紧张,相同的病症,虽然不是同一个人,难免要引起惠民的回忆,揭开他久埋得记忆。所以,萧桦尽量不让惠民正面去面对,只是在寻医定方案时,才会咨询下惠民。

        通电话间,南郡和父亲已动身离开医院,萧桦挥手示意告别,转身面对走廊尽头外,无尽的夜色。继续在电话里和惠民说着即将到来的变化。窗外浓重的夜黑漆漆的压盖在医院住院部的上空,尽管现代化的医疗诊断大厦灯光烁烁,却依旧无法让所有病患都安然得回到家人身旁。人生每逢末路时,一切都恰似赌博。生命变得脆弱无力不堪一击,这种走投无路的感受压的患者和家属无力抗衡。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