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斗罗之魔道降临

      《斗罗之魔道降临》

      诛邪宝器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一分半钟过去了,可司九焱却并没有出来……

        秦九终于不淡定了!

        她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子,转了两圈,又过了十秒,司九焱依旧没有出来。

        她转身就想推门进去,手都已经碰到门框了,刚要发力推门,动作却是猛然顿住。

        因为她想起了一个事,司九焱是男人,她是女人。

        虽说这一方废土之上,男女风气很开放,可也没有开放到,她可以随随便便去观摩男人换衣服。

        如此这般……

        秦九也只能隔着门催促一声,然后焦急的在门外等待。

        时间在流逝,秦九不时抬腕看表,就这般眼睁睁的,一分钟又过去了。

        司九焱依旧没出来

        得……

        她也不急了,因为急也没用,五分钟,已经过了四分半,他们是铁定赶不回去了!

        屋内,司九焱还真没有刻意磨叽。

        这么久还不出来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他根本不了解这一方世界的计时单位。

        五分钟是多长时间,他没有概念。

        但门外秦九在催,他也意识到,他得动作快些了。

        动作加快了,随之第二个问题也来了。

        他不太会穿这所谓的作战服!

        费了老大的力气,他才把裤子套上,可接着他就被前裆的拉链给难住了。

        他已经研究了好一会儿,总算,凭借着精湛的机关技艺,他把拉链拉上了。

        接着是外套,穿好外套之后,他又碰上了跟前裆有些相似的拉链,只是比前裆的拉链长了很多,接口处也稍稍有些不同。

        又是一番探索,终于,拉链扣子扣上了,他开始把拉链往上拉。

        一边拉,他一边在心里啧啧称奇。

        这一方世界,在机关术方面的应用,真是另辟蹊径呢。

        连衣服上,都用到了如此清奇的机关技巧。

        他也在想,这样的机关小技巧,能否用到他以后的机关造物上。

        门外,秦九又看了眼腕表。

        十分钟过去了,她也的耐心也终于到了极限。

        再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她转身推门!

        看到的,是司九焱刚刚把外套拉链拉到脖子根的场景。

        她已经无力去怪责什么,只咬咬牙开口:“既然已经换好衣服,怎么还不出来!”

        声音还没落下,她已经拽住司九焱,往集合地奔跑。

        “你……放手!”

        “你这……成何……体统……”

        “男女……男女授受……不亲……”

        司九焱的声音在风中破碎……

        一路飞奔中,司九焱长发飞扬,满心焦灼的秦九,也根本忘记了摘掉假发这么个事。

        等二人再次抵达车队位置的时候,所有佣兵都已经登车完毕。

        偌大的集结场,只有洛雅站在车外,半椅着车门静静等待。

        看到两人跑来,洛雅也抬腕看了看时间。

        二人在洛雅跟前站定,秦九军姿笔挺,司九焱微微喘息,头发散了,衣服也乱了……

        实在是刚才,被秦九拉着跑得太快……

        司九焱能感觉到洛雅在看他,他微微别开头,不想与这个女娃娃对视,他这般狼狈的样子,又被这个女娃娃看了个正着!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在这个女娃娃跟前如此丢脸了……

        果然,这个女娃娃是有毒的……

        洛雅的目光从司九焱身上移开,看向一处空旷的地方,“你们俩可真够可以的,换个衣服,花了十一分零九秒。”

        清清冷冷的声音,如同兜头的冷水,浇在二人心间。

        司九焱悄摸摸整理衣服的手顿住,迟钝如他,从五分钟和十一分钟这两个数字中,终于意识到了些什么。

        他转头,看到秦九依旧笔直的站着,不说话,也不动。

        他有样学样,站直,手放好,也不整理衣服了。

        洛雅倚着车门,视线从秦九身上扫过,又落到司九焱身上。

        明明是很平常的眼神,却看得司九焱心底发毛。

        终于,洛雅目光移开,司九焱松了口气。

        洛雅却开口,是对秦九说的,“你就是这么监督的?”

        秦九抿唇,没说话。

        洛雅又看向司九焱,“把假发摘了。”

        这是对司九焱说的。

        司九焱抬头,对上洛雅的视线,表情有些懵。

        什么假发,是说他的头发吗,可他的头发是真的,不是假的……

        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洛雅,不知所措,无所适从……

        洛雅抿唇,见司九焱没动,她看向秦九说:“你帮他摘。”

        秦九应声,转身,魔爪抓向了司九焱的头发。

        司九焱是想躲的,可惜没躲开。

        于是,他的头发,被秦九揪掉了一小撮!

        他轻嘶了一声,捂住生疼的头皮。

        秦九微愣,她以为是司九焱假发戴的紧,于是,不顾司九焱躲避,一把拽住了大把头发,用力一扯!

        司九焱几乎被他扯了个趔趄……

        “你……松手……”司九焱疼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秦九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些什么。

        这些头发,好像、似乎、也许,不是假的……

        是真头发……

        她讪讪的松了手,略心虚的看了眼洛雅,道:“副团长,他这头发,好像不是假发。”

        洛雅也看出来了,她狐疑的看了眼长发飘飘的司九焱。

        这都已经废土时代了,居然还有男人留这么一头碍事的长发……

        看他长发柔顺的模样,以前的生活条件一定很优渥吧。

        有水洗头,吃穿不愁,似乎是很平常的生活,可在这片废土,却已经奢侈至极。

        毕竟,这里的洁净水资源是那么稀缺……

        洛雅没再深究头发问题,只丢给司九焱一根发绳,“把头发绑好。”

        原定的出发时间,已经耽误了一些,她也不想继续耽误下去。

        “上车。”洛雅说。

        秦九上前,打开皮卡的后车门,让洛雅先上车。

        洛雅上了车,司九焱也拉开了前门,刚要上车,却听洛雅说:“念在你是初犯,我就不追究你贻误军机的罪责了,去后车斗坐着,自己反省。”

        驾驶座上,何书琴余光瞥了司九焱一眼,递来一个看小可怜的目光。

        秦九也撇了司九焱一眼,眸光中有一分笑意,一分同情,以及八分幸灾乐祸。

        仿佛在说我让你磨叽,让你拖沓,自食恶果了吧!

        去后车斗吹冷风吧!

        司九焱默默关了车门,默默爬上后车斗,再默默坐下。

        俘虏,就要有俘虏的觉悟,被晾在后车斗,他也没什么愤懑的情绪,反倒感觉轻松了不少。

        至少,不用跟三个女人一起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了。

        前面,秦九嘴角挂着一丝可疑的弧度,刚要上车,却听洛雅声音再次传来,“你也去后车斗反省!”

        秦九嘴角的弧度僵住……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