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独行诸天末日

      《独行诸天末日》

      芍药txt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傍晚,一个孤寂的身影慢慢地推开家门家门,赵妈妈看到女儿步履踉跄,满脸悲戚,急忙上前,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焦急地问道:“这是怎么了,乖女儿,你别吓唬妈妈!”

        赵亚芝用力地搂紧妈妈,“呜呜”地痛哭起来:“妈妈,霍飞没有了!再也没有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赵妈妈听得心惊肉跳:“什么霍飞没有了,你跟我说明白点,霍飞到底出什么事啦?”

        赵亚芝哭诉着把发现霍飞有女朋友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妈妈。

        赵妈妈愤怒地说:“这个混蛋,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好孩子,拿他当自己的亲人。现在他居然干出这种事,玩弄你的感情,阿芝我们找他去。”

        赵妈妈拉着阿芝就要走,阿芝抱紧妈妈,哭泣着:“别去,妈妈,其实这事也不怪他,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是我自做多情。妈妈你别生气,闹大了女儿就没法做人了。”

        赵妈妈舒缓下心情:“阿芝,那你别太伤心了,放心,妈妈一定给你介绍一个比他好的男孩。”

        “邻居你王大妈他儿子是中环天盛公司白领,长得白净净的,很讨人喜欢。你大哥他们单位的李天昊,那孩子也不错,说话办事特靠谱,听你大哥说快升职了。还有你爸朋友的孩子叫李什么来的,听说是从英国回来的,学历很高。”

        “好了,别说了,您让我静一静好吗?”

        回到卧室,赵亚芝身心疲惫地躺在床上,和霍飞一起对付歹徒,一起购物、游玩,太平山顶看夜景,湾仔夜市吃美食,自己偷偷地吻他,他傻乎乎的样子,点点滴滴的画面从眼前闪过,就像发生在昨天。

        可是想到以后就要失去他,无缘相见。他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恩恩爱爱,心里顿时撕心裂肺的痛。没有他的日子,我该怎么办呀?他们还没有结婚,我应该还有机会,赵亚芝暗下决心,我要——。

        清晨,别墅院里的小鸟叽叽喳喳地鸣叫,述说着夜里发生的美妙。

        别墅主卧,霍飞躺在床上,偷看怀里的性感尤物。她长得不是那么精致,脸部微胖,身材也不是那么标准,双腿稍短。可是她的神采,她的娇媚,软甜、磁性、柔媚的莺声燕语,让霍飞蚀骨销魂,不能自拔。

        邓妈妈起床很早,这是早年持家养成的习惯。看到丽筠的房间虚掩着门,偷偷观看,房间无人。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完了,多年培育的小白菜就这样被人吃了。

        邓丽筠醒来,看到霍飞星目闪闪,坏坏地看着自己。想起昨夜自己的放纵,娇羞地把头埋在霍飞的怀里。不一会,晚景重现,很久很久。

        霍飞给昏睡的邓丽筠输送一道精元,起身下床。

        餐厅里,正在吃午餐的邓妈妈看到霍飞走进来,心思复杂,责怪地看着他:“霍飞,丽筠呢?”

        霍飞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个,伯母,昨天我们聊得有点晚,她还在睡觉。”

        邓妈妈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应该改个称呼了?”

        霍飞心神激荡,妈妈这个词从来没有在他的人生中出现,酝酿好久才说出口。

        “妈!”

        “哎!”邓妈妈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的事我就做主同意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对待丽筠,当然也不要惯坏她。”

        “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她。”

        卧室里,霍飞为邓丽筠准备爱心午餐,两人柔情蜜意,连吻带喂,邓丽筠娇嗔薄怒,霍飞又占了不少便宜。

        下午,别墅车库里,邓丽筠看到霍飞为她准备的礼物,一辆红色奔驰软顶敞篷车,一辆红色劳斯莱斯银影。高兴得不知所措,热泪盈眶,紧紧拥抱献吻:“霍飞,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让我感到生活在梦幻中,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霍飞吻去她眼中的泪花:“你放心,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百年、千年我都会这样宠着你。”

        “我就怕我是在做梦!”

        霍飞掐了她一把:“痛不,要是痛,就是真的。”

        “好呀,你戏弄我,我要打死你!”

        “好了,别闹了,我们试车去。”

        听到试车,邓丽筠眼睛一亮,直奔平治跑车。“快点,霍飞!姐姐要带你飞!”

        霍飞想到她开车的速度,摇了摇头:“你忘了,上次的车祸,怎么还不长记性!

        邓丽筠低着头,没有说话。

        邓丽筠把车开出别墅,故态重演,一溜烟地开上盘山道,路边的树木从车边闪过,偶尔几只惊鸟飞起鸣叫,风行电掣,她一边开还一边嘟囔着:“快点!快点!”这孩子开车太疯狂了。

        蜜月时光,两人游遍香港美景,白天或去各大景点,或去商场购物,夜间或去太平山看夜景,或去夜总会舞厅唱歌跳舞,或在维多利亚湾划船浏览两岸夜晚风光。

        半岛酒店郑玉彤包房,房间里传出他爽朗的笑声,他正在宴请邓丽筠和邓妈妈。

        郑玉彤端起酒杯:“邓女士,霍飞是我最好的小兄弟。今天,一是认识一下两位贵客;二是庆祝他们两个有情人成为眷属,今后丽筠在有我们照顾,您就放心吧。”

        “感谢郑先生的款待,丽筠年纪轻,有些事考虑不周全,以后全靠大家照顾。”

        “来,大家喝一杯,祝贺我们的相识!”郑玉彤豪爽地说。

        推杯换盏,几番言谈,霍飞发现邓妈妈满脸欢笑,兴致高涨。

        邓妈妈欣赏地看着未来的女婿,心里称心如意。她了解郑玉彤,香港著名华商,在香港政界和东南亚商界名气很大,经常上报纸电视。以自己的家世想结识他,不太容易。看他对霍飞的态度,非常敬重,这孩子以后有郑玉彤帮衬,不想出人头地也难。

        郑玉彤边劝酒边观察母女两人,普通家庭,小家碧玉,有点配不上霍兄弟。不过也好,没有世家女的争财夺利,勾心斗角,霍兄弟也能舒心地生活。

        邓丽筠看着爱郎爱意满满,能把权高位重的朋友介绍给自己和家人,证明他是真心对待自己。看到郑玉彤对霍飞的尊重,心里暗笑,没想到被自己常常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爱郎,在外人面前还是个大人物。想到以后能和爱郎过着前呼后拥的富贵生活,心里又害怕又向往。

        酒足饭饱,四人互道珍重,期望来日相聚。

        接下来几天,霍飞带着她们巡视自己的领地,天澜保健品公司、周大福首饰公司、正在建设中的庄园等等。

        邓丽筠对霍飞更加佩服,收起她精灵古怪的性格,变得柔情似水,霍飞天天过着性福的生活。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