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大内总管

      《大内总管》

      顶流之路(68)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荒原上,秋风萧瑟。

        一队士卒沙尘满身,排着稀疏队列,朝东缓行。

        高出其他人一截的黑娃缀在队尾,大号绛色戎服在他身上绷得紧紧的,相较其他人的无精打采,黑娃尤有稚气的脸上挂着憨笑,左手顶着刀柄把玩,显得精神头十足。

        听得有闷雷滚响,他顿步仰头看向天空。

        不知何时,上空一大片乌云汇聚。

        突地眼前有刺目电光闪耀。

        紧着一道天垮塌了似的霹雳炸雷,凭空打在他头顶。

        炸得一众士卒毛骨悚然,耳鼓嗡嗡充塞,纷纷惊慌抱头乱蹿,脸显惶恐不安。

        黑娃两眼一翻白,木头一样直挺挺栽倒地上,此时却无人发现。

        狂风遽起,吹沙走石。

        士卒们赶紧闭嘴转身,捂眼低头遮风。

        有豆大清冷雨滴,斜斜稀拉打得皮肤生痛,也就数息,风雨又遽然停歇。

        满脸风霜沟壑的黑脸老卒揉着耳朵,朝上一看,见乌云像奔马一样快速四散,他回头没好气瞪着什长,大骂:“贼厮鸟,无端端你又骂老天做甚?差点害死咱们一伙儿挨雷劈,下次再乱来,不撕烂你的鸟嘴。”

        什长穆双全正当壮年,左额处有醒目刺印青纹,焦黄面皮,乱须丛生。

        他刚才听得闷雷响,顺口用粗话问候了两句老天爷,此时觉得理亏心虚,讪讪揉了几下耳朵,也不与骂他的老货计较,见一众手下看他笑话,脸上一板,伸指喝骂:

        “一个个野鸡子似的东倒西歪,像他娘的什么话?都给老子整队,准备出发!”

        刚才这下凭空惊雷,还真是来得蹊跷古怪,把他也吓着了。

        莫非贼老天骂不得了?他平素挂在嘴上可没少骂。

        扫视一眼乱哄哄列队的士卒,穆双全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再看时,才醒起队尾碍眼的最大个士卒不见了,叫道:“黑娃跑哪去了?快给老子找找。荒原僻野的,他一个人瞎跑什么鬼?”

        其他人四处一寻,才发现不远处浅坑里滚倒着一人。

        “什长,黑娃……他晕了!”

        穆双全和黑脸老卒吃了一惊,分开众人抢步上前,两只手掌探去,一摸脖颈,一探鼻底,又同时松了口气,黑娃身上脸上脏乎乎的,看不出遭了雷劈的焦黑迹象,气息和脉跳有些急促,应当只是惊吓所致。

        “白瞎凭大的个头,平时看着挺大胆,这么点炸雷就吓晕了,没个屁用!”

        穆双全口中骂骂咧咧,站起来没好气喝道:“都围着有甚好看?还要老子安排吗?一帮挨刀砍的贼配,没点眼色。”

        围着的士卒一哄而散,早给什长骂惯了,他们朝各个方向或站或趴着警戒。

        黑脸老卒帮黑娃把重刀和压着的弓囊箭壶解开丢一边,顺势一屁股坐到土坎上,右手反捶着后腰,另一只手拍了拍黄土地面,招呼什长道:“别咋咋呼呼杵着了,坐下歇一歇,等傻小子醒了再走。”

        穆双全岔开两腿也坐下去,从腰间取下皮壶,灌两口清水,瞧瞧天色,见乌云散去,天空还是有些阴沉,估摸着是申时初了,道:“等他一刻钟,再不醒来,叫谁拿尿滋他。”

        老卒呵呵一笑,把腰间碍事的腰刀连鞘摘下,丢在右手边顺手位置,身子朝后慢慢放平躺去,土坎枕着老腰,舒服得他直哼哼:“托傻小子的福,我也躺一刻钟……哎呦,我的个老腰咯。”

        刚落下的那些颗雨滴,早给干涸泥土吸收得点滴不剩,地面干爽得紧。

        “你个老货,倒会偷懒享福。”

        穆双全笑骂一句,旋即又眉头拧起,盯着躺浅坑内纹丝不动的黑娃,百思不得其解,黑娃一向是傻大胆的,怎么会被区区惊雷吓晕过去?

        那雷没打到黑娃身上,也没见地上打出炸坑,真是咄咄怪事?

        而此时黑娃的脑子里,常思过的意识傻愣愣的有些不知所措。

        一些不属于他的陌生混乱记忆画面,在四周黑暗中不停萦绕闪烁,像电影片段一样,活灵活现,让他一时间分辨不清自己到底是死还是活着?

        愣了不知多长时间,隐约中,常思过听到耳畔一声厉喝:“敌袭!”

        条件反射般一个激灵,常思过弹身坐起,睁眼茫然四顾,看到一个穿着肮脏古装战服干瘦的黑脸老头,把贴地的耳朵离开地面,对着东北方向一指,喝道:“十骑,约五里,冲我们来了!”

        黑脸老卒见常思过及时醒来,拍了拍常思过宽厚结实的肩膀,咧嘴笑着嘱咐:“黑娃,要打仗了,你可别逞能,独自又冲前面去了啊!”

        此时情况紧急,老卒也没多说,捡起地上腰刀,弓身朝左跑去。

        穆双全额头上的青印刺纹暴涨,目放凶光,见常思过醒来还呆滞在原地发傻,踢了一脚,喝道:“快拿起你的武器,跟老子杀敌,还愣着干吗?”

        跑去右前方,对散开着半跪半蹲的其他士卒吼道:“弓箭准备!都他娘的别慌,按平日里的训练来,两条腿逃不过四条腿,荒原上也没地儿逃,只有杀光了北戎贼骑,咱们才有活路。兄弟们,都齐心点,谁他娘的敢逃,老子第一个劈了他!”

        这一队士卒中,真正经历过战阵厮杀的只有半数,其他都是补充的刺配新卒,还没见过血。

        穆双全杂七夹八一顿乱吼,倒把恓惶的人心给稳住了。

        远处天边,有一排黑点渐渐清晰,踏地疾蹄声隆隆传来,后方黄尘扬起。

        常思过此时一脑子的浆糊,他记得自己是在青源山后山一处昏暗地宫探险,被陪在身边做导游的明源道长,笑眯眯一巴掌推下无底深渊,怎么转眼到了这片陌生的枯黄荒原上?

        看自己的穿着,以及其他人的打扮发髻式样,原汁原味土得掉渣的古装,

        还有身上发酸的汗臭,熏得常思过很不习惯……他魂穿了?!

        “唳……”

        一声高亢鹰叫在上空响起,常思过抬头望去,见一只雄峻大鹰展翅在上方盘旋,他恍惚明白,敌人是给这头鹰引来的。

        “贼厮鸟,坏老子大事,饶你不得。”

        弓弦响,一支利箭对着大鹰疾射去。

        大鹰陡然加速前冲,那一箭射在空处斜斜落下,大鹰尖鸣一声,神气活现振翅拔高飞走。

        穆双全恨恨收弓,再也不敢分神,把箭壶中的箭矢一支支插在地上顺手位置,默默计算着奔来的敌骑距离。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