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韩国美女的皮肤秘密

      《韩国美女的皮肤秘密》

      三人修罗场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话说,张浩宇在图书馆一边复习,一边等待,都要十二点了,还不见别浪前来,于是打了四五个电话询问。

        别浪没接听,他也就没管了。他知道,别浪素来懒散惯了的,昨天答应到图书馆一起复习,十有八九是一时兴起。

        回到宿舍,把习题放在了别浪的柜子上,张浩宇当天下午就坐城际火车去了省城,因为次日就要参加考试了。

        别浪浑身是尘土草絮,饿得弓成一团,扶着车门下车时,张浩宇正在省城某高校教室里,面带笑容,奋笔疾书。

        今年省里公考的试题,在别浪看来很简单,几乎全是他复习过的,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张试卷。他感觉如有神助。

        张浩宇出生在西源市夷江区石云镇一个偏远农村,父亲下肢残疾,基本没有劳动能力。还有个智力一级残疾的哥哥。母亲虽有着吃苦耐劳的优良品质,奈何没什么文化,家里基础又不好,他念书这十几年,家里人跟着吃尽了苦头,债台高筑。

        张浩宇自幼性格就比较内敛,而且多少有些自卑。但他天资聪慧,虽然并不算刻苦,但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高考尽管失利了,但他还是超线四十分,考上了本地的一本院校,西源大学。

        进入大学,张浩宇一边勤工俭学,一边刻苦钻研学业,在主修中文的同时,还完成了公共管理学双学位的学业。

        大学期间,他没有逃过课,没有进过网吧,没有喝过酒,没有抽过烟。学费基本上有一半靠奖学金、助学金,一半靠女友李玲接济,生活费则完全靠他自己挣。

        面对困难,他从来没有沮丧过,也没有畏惧过,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他觉得自己正在逆风翱翔,甚至充满了豪情。

        面对五彩斑斓的大学生活,面对来自同学的各种物欲的诱惑,他从来没有动摇过,也从来未曾迷失过。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通过学业改变自己的命运,就是他的大学目标。

        这一回,生平第一次坐火车,生平第一次到更加繁华的省城,他的心思也并不在外面的精彩世界,而在这场考试。

        同学之中,参考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张浩宇选择了单独行动,因为来回的车费,以及购买大量复习资料,已经远远突破了他的预算,坐公交时,又被扒手扒了仅剩的二百多块钱,他没有钱住宾馆了。

        好在,车票和证件、准考证之类的放在包里,没有被偷。同时,包里还有十几块零票子。为此,他还自我安慰一阵。

        他独自一人,在考场所在的大学校园,体育场的遮阳棚下,长凳上睡了一夜。

        他是个很严谨很细心的人,知道野外露宿,蚊虫肯定多,于是提前买了一盒蚊香。

        夏夜,露天的气温也有三十一二度,但心静自然凉,张浩宇的心很平静。

        就在昨天,女友李玲打来电话,叮嘱他考试前住个条件好点的宾馆,他一口答应,但实际却骗了李玲。

        李玲是他的发小,比他大半岁,二人算是青梅竹马。李玲家里条件要好些,总是给吃不饱饭的张浩宇给吃的,还和嘲笑张浩宇的孩子斗嘴,对张浩宇颇多照顾。

        还在念小学的时候,村儿里人就开玩笑,说他俩是一对儿。

        高一的时候,二人确立了地下恋爱关系。

        张浩宇是众人摩拜的尖子生,李玲学习成绩则一直在下滑。高三上学期,李玲已经从入校时的班级前十名,下降到倒数,于是干脆退学,外出打工,支援张浩宇念书。

        李玲的父母没什么文化,得知独生女李玲与张浩宇的恋情后,只是把李玲骂了一顿,就再没干预。在彼此的熟人圈子里,也都默认了张浩宇和李玲的恋爱关系。

        张浩宇的父母,对李玲也很满意。这丫头人长得漂亮,嘴甜,心底善良,又经常暗地里接济他们,特别是对张浩宇好,是儿媳不二人选。

        近些年,每年过年时,张浩宇都会去李玲家拜年,是拜老丈人、丈母娘的礼数。

        张浩宇学习成绩出众,为人也很谦虚低调,很懂礼貌,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但凡寒暑假,都是自家待一半时间,李玲家待一半时间,拼了命地帮忙干活儿。

        为此,李玲的爸妈,对这个未来的女婿,也是赞不绝口,怎么看怎么顺眼。李玲和张浩宇发生争执时,夫妻二人甚至会向着张浩宇。

        张浩宇的计划是,大学毕业后,自己考个编制,挣钱养家,就让李玲回来,结婚生子,共享天伦。

        这夜,张浩宇睡得还算香甜。

        此刻,坐在考场得心应手,张浩宇的嘴角扬起从容的微笑。他知道,这回进面试是板上钉钉了,自己离鲤鱼跃龙门,又近了一步。

        这边,别浪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回到租住处,车早已被开走。他上楼,胡乱煮了点吃的,洗了个澡,把一身脏衣服丢进全自动洗衣机,然后去学校找张浩宇。

        张浩宇此前提起过,这两天要到省城参加公务员考试,别浪当时没听进去,要不然他就不会去宿舍了。因为经历了前天的事,他觉得,如今的室友,唯一值得他交往的,就只有张浩宇了。

        室友们依然在各自忙碌,有打游戏的,有睡觉的。却不见张浩宇的身影。

        别浪有些纳闷,坐在门口,一向都是埋头看书或做题的张浩宇,怎么不在。

        手头又没有电话,他只得不情愿地问,宇子呢?

        江山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游戏。另一个室友心不在焉解释说,到省城去考铁饭碗去了。

        别浪这才想起来,心想既然来了,就把东西搬走。原本是计划让张浩宇帮他送过去的,反正就一台电脑。

        于是进去,拆卸显示屏时,才发现柜子上整整齐齐摆着三本试卷,上面留了字条:打电话没接,我到省城去两天,回来再约,张浩宇,某月某日。

        飘逸的字迹,力透纸背,看得爽心悦目。

        别浪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快速拆卸了电脑,将几根线和鼠标缠绕在显示器底座上,一手提主机,一手提显示器,试卷夹在腋下,快步离去。

        这过程中,室友们除了偶尔望一眼,没有人搭话。在他们看来,张浩宇根本就不是这个宿舍的人,除了占着一个床位,隔三差五来打游戏,时而炫富带些零食或请大家在外面搓一顿、夜总会浪一番外,再没有任何交集,甚至还不如一个经常来串门的隔壁校友。

        而且,在室友们看来,别浪家的钱用都用不完,在他们身上花些小钱,也再正常不过,没有任何人心怀感激。

        如今,江山到处宣扬西海集团破产的消息,别浪家里出现变故,没有感情共鸣的室友们,也只当是看了一个与己无关的新闻。

        别浪低着头,在烈日下的校园里疾步行进,手一阵阵的发酸,心里埋怨,若非父亲破产,自己至于还把这破电脑搬走吗?

        正在这时,他感觉一个人挡住了去路。他没在意,准备绕行,那人也跟着挪身。

        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找他谈话的马娅。

        马支书,你是要帮我搬电脑吗?别浪没好气地说。他并不打算跟马娅斗嘴,所以并没有放下手中的重物。

        马娅打着遮阳伞,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散发着一股清香。你怎么回事?玩失踪吗?

        别浪一肚子火,将电脑放在地上,擦着脸上的汗,马支书,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么大热的天,别磨磨唧唧的,我还有事呢!

        你能有什么破事?从昨天下午到晚上十二点,易珊给你打了几百个电话,你就不知道接听一下?没良心!马娅针锋相对道。

        别浪无语,这团支书又在管闲事了。他提起电脑,继续前行,不打算在这事上浪费时间,也不想做任何解释。

        马娅再度拦住他的去路,你这人怎么这样?昨天的事,你必须给我姐妹一个合理的解释,并赔礼道歉,不然我就跟你没完!

        别浪一言不发,用手肘推开马娅,继续前行,不料夹在腋下的试卷掉了一地,只得放下手中重物,蹲下来捡。

        马娅被推开,身体一个踉跄,脚略微崴了一下,咬着牙没有叫出声,蹲下来揉捏着踝关节,活动了几圈,还好,只是略微有点儿痛,这才松了一口气。

        无意间瞟到了别浪的试卷,心生疑惑,咦,太阳从西边儿出来了吗?考事业编呢?不是你的风格呀!

        别浪懒得理会,快速收拾好试卷,带上电脑继续前行。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撞了人家,害人家差点儿受伤,都不说对不起的吗?马娅略微有些瘸地追赶着别浪。脚还是有点儿疼,但行动无碍。

        别浪头也不回,冷冷道,爱管闲事的人,活该!我和易珊已经彻底结束了,你再跟着瞎掺和,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别浪平日里喜欢打篮球,加之腿很长,健步如飞。扭伤的马娅,如何追得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别浪扬长而去。在背后大骂,别浪!有种你就别跑啊!姐一定饶不了你的!你这胆小鬼!混蛋!垃圾!渣子……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