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覆雨翻云之飞刀问情

      《覆雨翻云之飞刀问情》

      13年前张志超案细节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然而,靖边王不服,道:陛下,臣不是信不过陛下,只是害怕某人以珍藏的东西来蒙骗陛下,臣请求亲口品尝,也好心服口服。

        皇帝道:如此到也不算过分,酒仙使,既然是你酿造的仙药酒,那就一定不只这一小瓶,拿出一瓶供靖边王品尝吧。

        闻言,苦竹躬身应道:遵命。

        说着,从怀中再次掏出一瓶,亲手递给靖边王。

        靖边王见状,恨恨的一甩手将之收到手中,揭开塞子就直接喝了下去,皱眉道:这什么玩意,这么难喝。

        苦竹笑道:自古真正的美味都需要时间的沉淀才能见效,靖边王要求本使两日时间赶制出来,那味道自然有所下降。

        不过本使却不认同靖边王说的难喝,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不喜欢不代表没有人喜欢。

        刚好,本使就是那个喜欢喝的人,如此,靖边王可服了?

        靖边王道:区区两瓶而以,谁知道你是不是运气好,在哪个遗迹捡到的。

        苦竹笑道:靖边王此言差矣,此小瓶乃皇宫御制小瓶,看成色就知道乃是新货。

        其次,本使身为酒仙使,又怎么可能拿些陈品来诓骗陛下呢。

        其三,此酒虽然酿造的份量并不多,但本使身上还有十来瓶。

        说着,从怀中将所有辟谷酒都拿了出来,刚好十瓶。

        对着皇帝道:陛下,由于时间的关系,微臣身上只有这些了,现在悉数奉上。

        这时候年福公公用一个托盘将十小瓶一起拿给皇帝。

        皇帝一一检查过后,当众宣布道:此十瓶辟谷酒和朕之前喝的乃是一模一样的新鲜货,不存在欺骗。

        故,朕宣布,此次赌约当属酒仙使胜。

        靖边王,你现在可服了?

        靖边王闻言,脸色不太好看,有些负气似的一拱手道:臣无话可说。

        说着,便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生闷气。

        皇帝也不恼,道:很好,既然靖边王愿赌服输,年福,将那紫晶三才弓交予酒仙使吧。

        是,年福公公闻言,应了一声,转身将身后的一张桌子上承放的一把紫色的水晶弓和三支箭羽递给苦竹。

        当紫晶三才弓的模样落入苦竹双眼后,眼睛瞪的大大的,饶是以现在的心性,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

        只见紫晶三才弓整体呈淡紫色,里面星星点点似被凝固住,有些透明,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寒光。

        尤其是那三支箭头,光滑如镜面,锋锐之意自可不用多说,当得起奇宝一说。

        接过紫晶三才弓,苦竹喜道:多谢陛下公证,多谢靖边王赠宝。

        忽然,靖边王笑道:别高兴的太早,本王的宝贝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话音刚落,就在这时候,似因为受到陌生人的气息,紫晶三才弓粉红光芒一闪,整个弓身和箭身都覆盖上了一层樱花图案。

        顿时,寒光消失,看起来也只是好看而以,再没有之前的神意。

        眉头深皱,苦竹道:靖边王,你这是何意。

        靖边王笑道:没什么意思,早在百年前,此弓便被下了本王的独门禁制。

        如今因为时间的关系,此禁制早以跟此弓融合为一。

        也就是说,此弓除了本王外,再无人可以使用。

        当然,本王这么说,不是不甘心认输从故意下的手段。

        若酒仙使有意,可以拿此弓与本王做一个交换。

        本王承诺,一定会拿出价值超越此弓的宝贝作为交换的。

        听他这么说,苦竹对着皇帝道:陛下,靖边王此做法可违规?

        皇帝道:这是事实,朕也无能为力,怎么决定,还是得你自己考虑。

        闻言,苦竹点点头,道:谢陛下解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皇帝笑道:既然如此,此次赌约完成,酒仙使找个席位坐下吧,陪朕一同吃喝跨年。

        苦竹抱拳道:是,陛下。

        说着,就有太监搬来一张新的小方桌,位置嘛,刚好在第二排的间,也就是自己站立的地方,前面就是宰相刘贤德和大元帅。

        看着这个位置,苦竹有些尴尬,这样面对面摆起来让我怎么下口。

        于是转头看到太玄公主那里,似感觉小方桌有些长了,那就去那里吧。

        想到就做,趁太监们还没来得及摆点心,苦竹直接带着长弓来到太玄公主旁边坐下。

        这一幕可是看的其他人有些莫名其妙的想笑,没看到所有人都是单桌吗,你又不是没桌,偏偏要搞这个特殊。

        感觉到其他人的目光,太玄公主噌道:父皇又不是没给你安排桌子,你干嘛跑我这来碍眼。

        然而,苦竹死皮赖脸的道:都一样嘛,再说,我看公主独自坐在这里略显单薄了些,于是来跟公主做个伴。

        太玄公主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去你的位置上吧,你在这里搞的我好尴尬。

        苦着脸,苦竹道:整个大殿,就属咱俩年纪相仿,你让我面对两个老头,还坐在正中央,你让我如何自在。

        太玄公主道:你在这里我也不自在啊。

        就在这时候,又歌舞团进来助兴,人还没到,音乐先起。

        顿时,大部分目光被吸引走,苦竹笑道:哎呀有什么大不了的嘛,不就是同桌吃点心而以吗。

        忽然又直接转移话题问道:公主,你说,这樱花图案是什么啊,怎么靖边王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啊。

        说到这个,把刚刚要说的话直接给略过去,太玄公主道:这是靖边王百年前抵挡靖国入侵时获得的战利品,名为“流樱忍术”。

        此术的作用就是封印灵力,让其变成一样普通弓箭。

        据说,要解除此封印是很麻烦的,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此宝自毁。

        况且,此宝还把那禁制给融合起来了,这便更是增加了其中难度。

        苦竹闻言,皱了皱眉,旋即又舒展开来,笑道:无妨,办法总比困难多。

        太玄公主疑惑道:你又没有修为,要这种宝物干嘛。

        嘿嘿一笑,苦竹道:其实,打我记事以来,就想学弓箭,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时间,便将之一拖再拖。

        之前听九公子说起此事,便将之记了下来。

        没想到在九公子大婚之日,这靖边王竟然不识好歹,对我冷艳嘲讽,如此,就有了这场赌约。

        说到这里,苦竹笑的很开心,继续道:一顿嘲讽换一把心爱的弓箭,怎么着都划算啊。

        轻笑一声,太玄公主道:你这样会遭靖边王记恨的。

        不在意一挥手,苦竹道:这可是光明正大得来的,我身份又不弱于他,干嘛要怕。

        太玄公主闻言,轻轻拉了拉苦竹的袖子,示意苦竹伸耳朵过来。

        苦竹见状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偏移身子倾听。

        这时候太玄公主以一个蚊蝇般的声音道:靖边王这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小心他报复你,明面确实奈何你不得,但难保背地里下手,你要小心了。

        闻言,苦竹想了想,这确实是一个不太妙的事,道:没事,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有公主护体,谁也奈何我不得。

        翻个白眼,太玄公主道:你想的美,本公主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闲心去管你的破事。

        苦竹道:公主能有什么难处啊,不就是那生机的事吗,此事虽然破除还早,但又不是没希望。

        说到这里,苦竹忽然来了兴致,道:公主,我正在酿造一款仙酒,此酒的效果肯定远超红尘酒。

        眼珠子转了转,太玄公主道:是父皇说的,能解决母后容颜衰老的仙酒吗。

        苦竹笑道:没想到公主已经知道了,既然如此,我也不瞒你。

        确实是的,提前暴个料,此酒一定会是公主的新欢哦。

        到时候成品出来时,我再克扣下来几瓶送给你,你觉得如何。

        眨巴眨巴眼睛,太玄公主想到什么,忽然偏着头,眯着眼道:这辟谷酒是不是也让你藏私了。

        额,苦竹尴尬的抓了抓头,腼腆笑道:这个,这个嘛,确实还有剩余,公主想要的话,到时候来地火殿找我,我就在下方石室中。

        哼,太玄公主哼了一声道:你知道你这家伙不老实,还好没让你做什么有权的官,否则还不知道天下第一贪官会不会易主呢。

        眉头皱成八字形,苦竹一脸心痛的道:公主,你这样看我,我很受伤。

        翻个白眼,太玄公主道:你少来这一套,本公主不吃这一套。

        闻言,苦竹一楞,问道:那公主喜欢哪一套?买得起的我买,买不起的我赊。

        扑哧一声,太玄公主笑道:赊你个大头鬼。

        龙椅旁,不时关注太玄的皇后拉了拉皇帝的衣袖,示意皇帝看过去。

        皇帝见状,看到太玄公主和苦竹在那里有说有笑的,完全不似官员们做作的样子,轻笑道:当年的我们也是这样吧。

        皇后笑道:是啊,年轻时总是这样无忧无虑,过好当下就好。

        可越长大,身上的担子就越重,哪还能保留什么纯真啊,不过逢场作戏罢了。

        忽然,皇帝道:妖精,如果那小子真把你们治好了,把太玄许配给他,你觉得如何。

        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皇后道:你能不能改改称呼啊,妖妖、妖晶、甚至花妖晶也行啊,总是妖精妖精的叫,你让别人怎么想。

        皇帝笑道:这不是都差不多吗,一个称呼而以,能翻起什么大浪。

        说说看,你觉得这事成不成。

        无奈叹息一声,皇后道:论年纪,他俩同年,论缘分,若真的治好,这便是千古奇缘,只是,刘相家的小九有一段缘牵扯其中,这不好办啊。

        说到这个,皇帝道:纳个妾都能弄那么大动静,这摆明了是要为他儿子造势,只是若太玄不能救也就罢了,若真的好了,哎!

        这一声叹息有些凝重,也是,一边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一边是这个最重要的女儿的终身幸福,怎么处理都有些为难的样子。

        酒过三巡,宴会结束,各自打道回府。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