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斗罗之开局成为比比东之子

      《斗罗之开局成为比比东之子》

      276两个极端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观众还在呐喊,感觉不对劲儿,站起来张望,互相询问刚刚发生了什么。

        看台上,特鲁抚摸幼崽的手顿停,双眼圆睁看向华钦。

        华钦感受到目光,毫不避让直视特鲁,四目相对时间凝固。

        图维和蒂坤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图维第一想法黑炎豹上一轮受伤严重,自己摔死了。

        蒂坤第一想法:“我尼玛,不就是一座宅子吗?我的给你!”

        观众们缓了好半天神才反应过来,黑炎豹死了?就那么随便摸一下,死了?

        惊呼声、呐喊声、谩骂声络绎不绝,当然喊弄虚作假的人呼声最高。

        “蒂坤,有贵客驾到,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太失礼了!”图维起身,看向华廷、郁可依。

        二人一身部族打扮,但他没有轻视,如果只是普通战奴,蒂坤不会把他们带到主看台。

        “父亲大人,事情复杂,不敢打扰您和特鲁叔父雅兴,待决斗结束后孩儿慢慢和您细说。”蒂坤重点强调了一下特鲁还在呢。

        图维瞬间领会,面带微笑对特鲁说道:“特鲁老弟,真不巧,家中有贵客临门,剩余几场就不比了,泉眼归你。”

        特鲁没有看他,表情怪异说道:“泉眼我放弃,让他……和我走。”说罢指了指华钦。

        “特鲁老弟莫要误会,他并非是我家战奴,而是犬子带回的客人。改天送老弟几名战奴供你消遣,今天家中有客就先失陪了。”

        说罢对蒂坤使个眼色,大步流星走向场外。

        华钦场内助跑,左脚一点护墙,整个人轻飘飘飞上看台。

        “特鲁族长,晚辈改日登门拜访。”说完华钦抱拳转身离去。

        蒂坤行礼告退,匆忙跑前带路,偷偷看眼华钦,不出所料这才是正主。

        人家果真就是想找一个家族合作,当时自己不杀迪斯,死的肯定是自己,凭这些人身手,和谁合作不一样?

        现在被他抓住杀死迪斯的把柄,今后有何不满把真相说出去,里外我难逃一死啊?真他妈阴险!

        蒂坤快步走到图维身边,轻声说:“父亲,迪斯那软蛋死了。”

        图维听罢眉毛一挑,看了看后面慢步跟上的华钦几人,“他们干的?”

        “我…我亲手杀的。”蒂坤面色复杂。

        “你…胡闹!”听到自己儿子杀死迪斯,图维明显有点意外,“别在这说。”

        说罢面带微笑迎上华钦,“尊敬的客人,我是图维.莫卡尼,很高兴认识各位。”声音雄厚,听不出是位白发老人。

        一顿寒暄,图维带头走向休息区,那里有他专用会议室说话方便。

        行到半路家奴慌张跑出,“家主大人,里面打起来了!”

        图维以为是近卫欺负战奴,最多死几个奴隶而已,无关痛痒。

        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有说有笑陪同华钦走到休息区门口。

        亲手推开大门,看到一百多人分为两伙,靠近门边是自己的近卫,对面是一群部族人,穿着倒是和身边几位很像。

        一个时辰前。

        四十五名特战队员,跟家奴来到休息区,两侧大大小小木门有不少休息室。

        他们没有进入室内,随便找个摆满破木桌椅的角落休息。

        特战队员急行一天,不知不觉有些乏累,喝了几口水嫌木椅坐着不舒服,纷纷卧倒在地。

        一名家奴跑进来叫图维近卫到竞技场门口,静候族长启程回府。

        不多时,最里面陆续走出五十人,杀气很重眼神锐利,腰间佩戴刀剑。

        领队看到特战队员一愣,“新来战奴跑这来休息,活得不耐烦了?”

        身为图维近卫头领,心高气傲武艺高超,哪能看惯这些卑微下贱的部族人。

        “喂~爬虫们,天快黑了,要睡觉钻回地洞睡!”

        他嘲讽一句,见这群部落奴隶看他眼神奇怪,没有一人起身行礼。

        头领很不高兴,“真是一群野蛮人,呸!”

        对着特战小队方向吐了口唾沫准备离去。

        华升两兄弟对视,他吐了口水,刚刚应该是骂我们吧?

        此时夕阳西下,黄昏晚霞倔强着照耀大地,天边云朵、远处高山都被披上橘红色薄纱,显得雍容华贵。

        当图维亲手推开大门时,场地上近卫倒下五个,华古赤手空拳和头领针锋相对。

        头领得知这是蒂坤客人,所以没动用武器,采用比较公平的决斗方式,单挑。

        “啊……”自己兄弟被打倒五个,头领大叫迈步跑出,直拳打向华古面门。

        华古后仰同时左脚高抬侧踢头领肋部,二人互不闪躲你来我往,拳拳到肉。

        三十几个回合,头领浑身疼痛,居然和只配为奴的部族人打个平手?

        内心感觉屈辱,渐渐失去理智,转身出拳同时手中多出一柄短小匕首,直刺华古胸口。

        华古没想到公平决斗还耍阴招,刚想硬接看出不对。

        “自己太蠢,居然相信敌人。”华古不在抵抗,极力转头想再看一眼哥哥。

        华升在头领转身瞬间猜到弟弟可能会被暗算,拔刀急冲还是不及营救,面部因为愤怒极度扭曲。

        匕首刺入华古体内,这时门口飞来一柄飞刀,“哧”一声,毫不费力贯穿头领手腕。

        头领手筋被刺断失去力气,只留匕首插在华古心脏位置。

        “啊”看着已经残废的右手,头领发出怒吼看向大门处。

        华廷跨步,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抡起手掌啪啪两个耳光,打的头领眼冒金星。

        近卫和特战队拔出武器对峙,郁可依匆忙跑至华古身边检查伤势。

        “你打我?”头领不可置信看着华廷,“你一个部族奴隶居然敢打我?”

        “啪、啪”华升冲上前,用尽全力补了两巴掌,这次更狠,直接打掉他两颗大牙,脸也肿起老高。

        “贱奴你找死!”头领失去理智,左手握拳对着华升头部砸去。

        寒光一闪,华廷抽出华升腰间长刀,向上一挑,头领左手臂齐肘而断。

        华升没得到华钦允许,即使再气也不敢下狠手。

        华廷可没顾忌,没直接给头领分尸,已经算给图维面子了。

        图维直视华钦,语气不悦,“阁下,你的人下手未免太重了!”

        蒂坤头疼,那头领叫瓦奴,跟随父亲十多年,替家族培养战士,凭借自身武艺围杀抓捕战奴无数,没想到今天被自己带来的客人给废了。

        华钦强忍怒气:“中刀的是我兄弟,他活该!”

        图维想了想放弃深究,毕竟人已经废了。

        华钦到郁可依近前,“他怎么样?”

        郁可依轻轻摇头:“刀已刺入心脏,还好不深能坚持一阵。此刻拔出他坚持不过一天,不拔……稍稍晃动都会痛不欲生,这可是挖心之痛啊。”说罢郁可依不禁落泪。

        华升听完双腿重重跪地泪如雨下。

        “华神,请救救我弟弟。”说罢重重给华钦磕头。

        华钦轻叹把华升扶起,看向华廷:“一会你把华古带出城,放暗号叫彩鹂鸟,让它速回部落让祭司赶来救治。”

        华钦并不想麻烦祭司,可特战队员死一个少一个,培养不易啊。而且多年摸爬滚打,深厚兄弟情不亚于楚寒君他们。

        华廷点头,他比华钦更加心急,这两兄弟入伍较早,能力出众,怎能接受无故冤死。

        弯腰横抱华古,隐藏在后的右手抵住他心口,幽黑光芒护住华古心脉,让他减少痛苦,然后起身大步走向门外。

        竞技场外,特鲁翻身骑上一匹战马,身后百余名身穿皮甲的近卫相随,还有三个巨大铁笼,里面关着战兽。

        正要回府,突然特鲁一惊看向竞技场内,“这是……第二个?”诧异轻声喃喃自语。

        他翻身下马,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两人带走,有好多问题要问个明白。

        大步走回,正好迎面看到华廷怀抱一名伤者出来,他目光凝视伤口彷佛洞穿肌肤直达内脏。

        “阁下请留步,本人特鲁.奥利安,我可以救你这位族人,但你要和我一起走,在下有事相商。”

        华廷健步如飞到他近前,踮脚、侧身、抬腿、侧踢动作行云流水,对特鲁软肋狠狠踢去。

        华廷认出这是北城元老,但他救人心切,哪有时间听他叽里呱啦讲鸟语?

        本想一脚把他踢飞,然后去寻蒂坤给他安排的马车,特鲁左臂用力外拨,砰的一声,二人各退一步。

        “嗯?”华廷惊疑,自己这脚野兽都能踹飞,他只用一条胳膊就化解了,这人不一般啊。

        特鲁内心更加确信自己想法,看华廷眼神明白他是没听懂,急忙用古祀语重复一遍,华廷停止再次攻击问道:“你能救他?”

        特鲁点头:“能,我有事找你们二位!”

        华廷眯眼看着他:“异魔人?”

        特鲁没回答,而是突然出手,双手在半途化作虚影,四名莫卡尼卫兵几乎同时被隔空击中,瞬间身体如被野兽撕咬般支离破碎。

        “我没有恶意,只想找你们聊聊问些事情。”特鲁再次邀请。

        华廷见到特鲁手段,确信他是异魔人,而且元素之力运用的要比自己熟练,“你先救他,等我老大和莫卡尼家族谈完合作,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

        “好。”特鲁知道救人要紧,“把他交给我,明天我派人到这来接你们。”

        华钦犹豫一下,把华古轻轻交付给特鲁,“如果他有意外,我不会放过你。”

        尽管知道叫祭司来是最稳妥办法,但他不忍华古一直受钻心之痛,特鲁也是异魔人,没必要坑害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特鲁接过华古没再说什么,返回队伍让人清理地上四名卫兵尸体,然后返回城北。

        华廷转身回到休息区,特战小队见他回来都很差异,华升急忙过来询问,华廷只叫众人放心,没有说出特鲁的事。

        到会议室,屋内只有图维、蒂坤、华钦、郁可依和那个翻译。

        不得不说,亚布这一个月人生经历惊心动魄、跌宕起伏,没有疯掉可见心里素质不一般。

        蒂坤出现,迪斯死于非命,他知道自己要么跟几个抗兽皮的人一起死,要么就得换主人了。

        一天时间,自己居然见到了东城、北城两大元老,现在更是作为宾客同图维一起喝茶,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戏剧性?

        死就死吧,凯普老大对不起,可依小姐一伙人貌似比您强横一点啊……!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