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japanese在线看

      就算王剑拿出警用灯开道一路畅通,待三人打扫完教室办公后赶到火力网吧时,也已经快十一点。

      繁华步行街的尽头,路过两栋居民楼,经过一个小吃烟摊铺,下一条长长的楼梯,再走过一条两边都是烂尾楼路灯昏暗的长街,最后向左转个弯,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金碧辉煌照耀网吧后区外整片广场的“火力网吧”四个荧光大字。

      作为市内最大也是最好的网吧,这里电脑配置高不说,价格还尤其亲民,遵循市场统一标准——一块一小时,包夜七块。

      网吧分前后两个区,后区是衍生的火力台球室,一百多平米摆了七张普通桌和两张标准斯洛克桌,还配有专业计数板、豪华沙发、冷饮冰柜。其设备之专业,环境之好,是江津市内台球爱好者们的圣地。

      前区是网吧本体,三百多平米,有接近一百五十台电脑,四面墙上都是各种CS相关墙纸和海报,中心区域隔出一个十人小包间名为“冠军阁”,里面装着隔音棉,摆着十台电脑,无论配置还是外设都是比赛级别。通常情况下不允开放,只用于线下约战和战队训练。

      价格公道、设施完善、老板是文标不用担心社会小混混骚扰闹事敲诈勒索,火力网吧几乎满足了未成年到中年所有上网人士的需求,客流量常年爆满,节假日想通宵,稍微来晚一点都坐不到好位置。

      因此,虽然看似偏僻,位于几栋烂尾楼包围下,是个远离市区荒无人烟的僻静之所,但在后区外隶属于文标的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空旷广场附近,不仅开着一家小超市,一家夜啤酒、两家烧烤摊,还有一家二十四小时米线店,专为这群最容易饥饿也最舍得花钱的网民们提供口粮。

      不仅如此,文标还盘下了后区外几间空置门面,准备开一家正规KTV,一家情人酒店和一间酒水咖啡吧,已经处于装修阶段,俨然是要将这里打造为以火力网吧为核心的“不夜城”。

      而现在,这座平时就热闹非凡的“不夜城”,更是盛况空前。

      开玩笑,三万块奖金,私人赞助不设门槛当场结算,又是当下最火热的竞技游戏CS,别说市内的游戏爱好者,就连主城区也来了不少看热闹的。

      “咳咳咳……”刚从长街拐弯,甚至还没看到广场,离着老远袁安就被一股子香烟和油烟味熏得眼睛都睁不开。

      “我艹,这么多人?”一向喜欢热闹的成岚也捂住鼻子,有点傻眼。

      烟雾缭绕中,那平时空空荡荡的后区广场,大约挤着两百来人,有些坐在火力网吧提供的几十张塑料凳子上,有些蹲在广场外围,有些干脆坐在地上。

      他们大部分嘴里或手里都叼着烟,经济困难一点的时刻捡着地上的烟屁股。广场两旁的烧烤摊和夜啤酒火力全开,不停的赶做着广场中源源不断提交的客户订单,忙得是热火朝天,但蜂窝煤烧烤与天然气炒锅制造出的有害气体也同时搞得现场乌烟瘴气——这种地方,换成一般人早跑了,但对于阈值极高,只要有网上有游戏玩其余任何事情都可以忍受的“网民”群体来说,根本就不叫事。

      何况,这还是一场价值三万的CS网吧赏金赛,市内十里八村有点实力和名气的高手们都汇集于此,但凡对CS有点兴趣的人,都不可能因为环境问题而错过。

      人满为患的后区广场上,端着泡面的,撸着烤串的,喝着啤酒吃着爆炒螺丝的,拿着饮料可乐的,三三两两集合在一起聊天讨论的,除了那几位兴奋到恨不得马上开始数钱计算今天收入的餐饮老板以外,通通目不转睛的抬着头盯着后区门面上方的一块巨型投影幕。

      那投影幕上播放的,正是网吧内“冠军阁”中进行着的今天的总决赛。

      “这么专业?还整出个观赛区?”都是老网民了,成岚很快适应环境,垫着脚打望。

      “诶,借过借过,麻烦借过。”王剑扒拉开广场后方的人群,要往里面走。

      被推搡的观众们都不太乐意,但皱着眉一回头看见光胸肌就比他们头大的王剑,根本不带犹豫便让出一条通道。

      在王剑的“淫威”之下,三人挤到了广场中央最好的观赛区域,王剑掏出三十块钱,以十块一张的价格,从观众手中“买”了三张塑料凳。

      接过塑料凳,袁安静静的坐下,他此时早已自动屏蔽掉周遭的吵闹,忽略掉环境的恶劣,被投影幕上的比赛深深吸引。

      他是高手,所以看了两个回合便知道,这是一场相当有水准的比赛。

      比赛图是“De_Train”,中文名是叫“火车”,算是一张CT图。

      比赛双方,T一方战队前缀叫“HL”,不用猜便是火力网吧代表队,而另外CT一方战队前缀叫“FW”,令人有些浮想联翩。

      而比赛之所以精彩,便是因为这支叫“FW”的战队。

      因为他们,正靠着自己的想象力与团队执行力,进行着精彩的以下克上!

      这次以下克上,可不像袁安上次打的那样,建立在对方轻敌的基础上。

      如今这支“HL”战队,不仅枪法出众,配合默契,稳扎稳打,补枪果断,道具到位,还拥有J.W和J.R两个能够决定比赛走向的顶级高手——说白了,这支HL战队,袁安带王剑他们就算打到老死,袁安就算打五六针肾上腺素,也不可能赢一场。

      而就是这么一只已经初具职业水平的HL,竟被这不知名的FW打得陷入了苦战。

      单从枪法来看,HL每个人都比FW强,从战术以及道具配合来说,FW也不占任何优势。

      因此,终其原因,是因为HL根本不知道FW他们,到底想干嘛。

      “这……警察五个人守外场?直接放空内场?”

      “死两个内场队友还不回防?三个人还在中门叠罗汉?诶,我艹,给他们赌对了……”

      “五个人前压红楼梯?这不是找……被他们偷了一个!”

      “ECO局买把狙干嘛?哇靠那叫‘Fua’在红楼梯的楼梯上盲狙打一个!”

      “这疯子拿狙又从烟雾弹里面冲出去杀,就尼玛离谱……”

      “不会……不会这FW要赢了吧?”

      没有常规,没有套路,没有固定打法,甚至没有控制经济的习惯,动就一起动,退就一起退,进攻性十足,任由那个叫“Fua”的队友出去要么送死,要么拿首杀。

      在这BO1(只进行一场)的比赛中,FW将“天马行空”“勇往直前”八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而这一切的基础,是五个人对彼此的极端信任,是五个人心有灵犀的团队执行力。

      “CS……还能这么玩吗……”

      袁安看着中场休息,10:5的比分,不由对FW战队刮目相看,但他同时也知道,如果HL那两位真的具有职业选手的能力,下半场,才是真正的开始。

      果然,警匪互换后,作为防守CT方的HL战队开始发力。

      J. R和J.W面对FW的五人抱团无脑凶悍进攻,以更为凶悍的枪法回应,相继站出来,几乎每一局都能以一打多。

      尤其是J.R起了AWP大狙之后,在“火车”这张图上,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化身玄武神龟。

      FW“进攻性极强”的特点,在他的发挥下变成了“鲁莽”,FW一次都攻不进他镇守的点位。

      比分被一点点追进。

      最终来到12:15。

      FW战队在Fua的神勇发挥下好不容易连拿了两分,直接导致CT方HL战队经济重置,只能起无甲沙漠之鹰。

      这是FW战队追平比分的最好机会。

      游戏回合冻结时间结束。

      现场观众早已鸦雀无声。

      袁安的手心也开始冒汗。

      “废物加油啊!干死火力!”

      安静的广场上,突然冒出一声喊叫。

      “加油啊废物!干死他们!”“废物太牛逼了能打到现在,一定要赢啊!”“废物稳一点,他们是ECO局,没有枪!”“废物你们棒极了!”“废物们一定要赢啊!”“废物!”

      “废物!”“废物!”“废物!”“废物!”“废物!”……

      不知何时开始,整个广场的人都被FW战队所吸引,在这关键的一局即将开始时,自发为他们加起油来。

      加油啊废物……稳住这一分,还有得打。

      袁安咬着牙,眼也不眨的盯着投影屏。

      游戏开始。

      FW战队没有像袁安以及大部分人想的那样进行默认摸排,确认对方站位再行动。

      跟他们一直所坚持的打法那样,哪怕到这个时刻,他们还是五个人一起走,准备进行火车内场的一波强攻。

      来到内场外的走廊上。

      低坡没看到人。

      高坡也没看到人。

      如此谨慎的HL战队,没在观察位上放人,那只有一个原因。

      手枪局常规赌点。

      五个人都在外场。

      运气不错。

      即时思考又即时做出决定的FW战队瞬间放松警惕,Fua拿着雷包,蹦蹦跳跳,屁颠颠冲到了火车头。

      而此时,他看见了。

      他看见两边火车的阴人位中。

      一共有五把沙漠之鹰。

      正对着自己。

      ————————————————————————————————

      “啊,好可惜!”伴随着广场上的各种叹息声,成岚抱住头往后一仰。

      “我觉得那Fua不比J.W和J.R差,应该也是个职业选手吧。”

      “这支FW战队真有意思,这比赛真好看。”

      “可惜最后一局,FW怎么就不能摸一下再打呢?”

      “能打成这样不错了,你没看出来HL的强度有多高吗,据说文标平时都是花钱请职业战队给他们当陪练的。”

      “哎,可惜可惜。”

      “是啊,感觉差一点就能赢了……”

      “不过第二名也不错吧,好像也有一万块奖金呢。”

      “等一下是不是要颁奖?看看那哥几个长啥样。”

      广场上,关于比赛的讨论声此起彼伏,大家在感慨HL战队强悍的同时,都为FW战队感到惋惜。

      毕竟,在赛前,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让HL战队走入公众视野的“秀”,实没能想到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出现一支能够带给HL战队如此威胁,还打得如此漂亮好看的FW战队。

      不过,总是出人意料,也是电子竞技的魅力之一。

      嘈杂喧闹的声音中,从后区慢慢走出一群人。

      带头的是火力网吧老板文标,穿着一身唐服,大光头,长得像《喜剧之王》中的吴孟达一样,此时正笑得合不拢嘴——他这个人心胸宽广,求贤若渴,FW战队的出现虽然差点破坏了他这场刻意安排的“出道秀”,但他根本就不在意。

      如果不是要照顾到自己HL战队成员的情绪,此时的他都恨不得将所有奖金都发给FW战队,以此奖励他们贡献了一场精彩的比赛。

      紧随文标出来的,是HL战队,虽然长得都各有特点,但大家都没能记住他们。

      大家都在看最后出场FW战队。

      因为FW战队成员,是五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衣服闪闪发光,头发五颜六色的,非主流。

      特别是走最前面那小个子,刘海长到遮住了眼睛不说,头发还染成了彩虹色,这么狠,一看就是带头的。

      大家一时安静下来。

      毕竟,如果社会鄙视链有末端,非主流几乎牢牢占据第一位。

      文标简单恭喜了一下HL战队,把厚厚的信封交到队长J.W手上,接着又隆重的恭喜FW战队,紧紧握着带头小个子的手,拍着他的肩,说着一些让他一定要经常来玩的话,最后将薄一点的信封交给他,举起他的手,向广场上诸位展示。

      可能是因为广场上那么多人的注目,也可能是因为输掉了比赛,FW战队的五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啪啪啪啪啪……喔!废物战队牛逼!”

      忽然,成岚站了起来,一边高喊一边用力鼓掌。

      紧接着,似是被成岚的掌声叫醒,被FW战队形象吓到的众人也都回过神来。

      “废物战队牛逼!打得好啊!”

      “就差一点!你们为什么不稳一点啊!下次加油啊!”

      “你们还打比赛吗!我们还要看!”

      “喔喔!加油加油!别灰心!下次干回来!”

      “牛逼啊废物战队!”

      “加油加油!”

      “把头发染回去吧!明明这么强当什么非主流啊!”

      “哈哈哈哈哈哈,加油吧,继续参加比赛!”

      在一片鼓掌、呐喊、助威声中,FW战队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用非主流独有的歪歪扭扭走路姿势,拐进网吧旁边的小巷子,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你怎么想?”嘈杂中,王剑推推一直很沉默,但手已经把裤子都捏出褶皱的袁安。

      “成也进攻,败也进攻,这是FW战队一直所坚持的打法,如果最后一刻放弃这种打法,那他们前面也赢不了这么多比赛,只能说……”袁安扶着下巴分析。

      “得得得,我不是问你这个,”王剑将袁安的手举起来,指指他手心中的汗水,又张开双臂,让袁安好好感受现场那浓烈的为了比赛而喜怒哀乐的氛围,“我是问你,如果刚刚参加比赛的人是你,你会怎么想?”

      “……”袁安抬头,看着王剑,愣住。

      胸中渐渐涌起一股热流。

      “嗨,来,跟我走。”王剑左手抓住袁安,右手抓住正兴奋的成岚,往FW战队离开的那条小巷子中跑去。

      跑出小巷子,如王剑安排的那样,FW战队并没有走远。

      昏暗的路灯下,FW战队成员或趴在旁边墙壁上,或蹲在地上,或坐在马路牙子上,能感受到明显的沮丧。

      “嘿,哥几个,打得这么精彩,这么多观众为你喝彩,还拿了一万块奖金,为啥这么郁闷啊。”假装是不经意路过的路人,王剑吹着口哨,一边走向那个坐在马路牙子上,右手拿着信封,左手夹着香烟的七彩头发小个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小个子抬头,看见高大的王剑,被刘海遮住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还是断断续续的回复:“我们,来,是拿,冠军的。”

      “不是吧……火力网吧组建的这个战队,可是要成为职业战队的,拿冠军?难不成你们也想打职业?”王剑一脸惊讶。

      “为什,么,不可以,呢?”七彩头发将信封收到口袋中,将烟叼在嘴里,接着说道,“我们,要证明,给,瞧不起,我们,的,所有人,看,看。”

      “我们,才,是,冠军。”

      “而冠军,就是,一切。”

      七彩头发吐出一口烟,握紧了拳头。

      王剑回头,看看路灯外看不清表情的袁安。

      王剑知道,凭袁安的聪明,他以后总能猜到,这几个人是他认识的朋友。

      他们本身确实是非主流,也真的成立了FW战队,找他们来,原本只是想让袁安感受到这种不被世人待见、不被家庭接受的人也在努力勇敢追梦的决心。

      哪知道他们求胜心这么强,阴差阳错间得了第二名不说,还打了这么精彩的一场比赛,演了这么好的一出戏。

      一切,都仿佛是天注定,将袁安重新放到这人生中的十字路口。

      情绪和铺垫已经渲染到这个份上,不管做出何种选择,那都是袁安最终的心意,王剑都会理解。

      作为朋友,他能做的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只能靠袁安自己了。

      “王剑,成岚。”

      “嗯?”

      “干嘛?”

      “我要打职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