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外围app官网

    1. 从权臣到皇帝

      《从权臣到皇帝》

      烟瘾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小明出去散步了!”

        秦岚一脸笑意的看着姜思仪。

        “散步啊,什么!我那个无事出门的老哥,他怎么会?”姜思仪娇小玲珑的身体后退一步,脸上震惊的花容失色,脱口而出道。

        秦岚走过来,在姜思仪光洁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道:“行了,别耍宝了,洗澡吃饭上自修去。”

        “啊?痛!”

        姜思仪双手抱着小脑袋,蹲在原地痛呼。

        “别急嘛,秦姨,我可是天才,少去一天也无所谓!今晚我就留下来帮忙了。”

        姜思仪跳起来亲切的揽着秦岚小臂,大半娇躯都黏在秦岚身上,撒娇道。

        秦岚无奈的笑着,她也知道姜思仪没有撒谎,姜思仪早就是学校里的首席了,成绩在全国联考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多去一天和少去一天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小明请假了,她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店里的工作,小仪也正是看出这一点,才会提出帮忙的,秦岚叹了一口气,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见秦姨默许了。

        “哦耶!”

        姜思仪几乎高兴的跳起来,蹦蹦跳跳地到厨房端起一盘刚炒好的菜。

        “秦姨,这是几号桌的?”

        “六号的!”

        ……

        姜明走出饭馆,沿着街道走去,周围是一排排现代建筑,由于是商业街,很少有高楼大厦。

        夜幕降临,大部分的店都开门了,姜明也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小吃和美食,各种花里花俏的东西。

        逛了很久,姜明也看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人类对抗丧尸失败,只能缩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苟延残喘。

        路上很多人都带着一种娱乐至死的表情。天色刚黑,姜明便看见有人醉倒在街边的小巷里。

        不少人走路都是低着头,脸上带着麻木之色,就像一个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人偶,毫无目的!

        每座城市都有四大区,核心区,内围区,外围区,还有郊区。

        姜明看着远处的外围区,他这边的内围区都这样了,那边的外围区和郊区恐怕更加不堪。

        想到此,姜明竟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前世,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从小与母亲两人相依为命,20岁那年,母亲去世后,他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整个人每日昏昏沉沉的,之后的人生就一直混在一些不良人群中,直到30岁醉酒出车祸,结束了人生!

        想到这里,姜明没有再逛下去的心情了,开始向回走。路过一家店的时候,姜明突然听到一声吼叫。

        “喂喂喂,莫老头,这个月的街道税还没交吧!”两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站在一家煤气店吼道。

        店老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自知惹不起这些小混混,只能点头哈腰的应和。

        姜明微微皱眉,真是每个时代都有这样的渣碎,有原主记忆的他知道,所谓的街道税就是保护费。

        所有国家整合成一个,各种问题接踵而至,有些事情还管理不来,一些帮派应运而生,打着管理街道的名义,向平头老百姓收保护费。

        姜明摇摇头,没有去管,不使用能力的他可不是这些“身经百战”的小混混的对手。要是暴露了他的特殊能力,说不定明天他就会被拿去切片研究了。

        对自己的几斤几两他还是很清楚的,别说和一个国家对抗,现在就是来十个人他都抗不住,体内能量耗完,他也就玩完了!

        但有时候,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来。

        一个黄毛无聊的扫了一眼街道,眼睛突然一亮,拍拍另一个黄毛的肩膀,“表哥,你看,那不是姜明那傻子吗?”

        李文转身看了一眼,惊道:“卧槽,这傻子还没死呢!表弟,走,去会会我们的好朋友!”

        “得嘞!”

        李武笑着回应道,走前还不忘回头威胁一下莫老头,“莫老头,明天我们会再来的,街道税再不交,有你好看的!”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两人,姜明的身体突然僵硬停在原地,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恐惧感,就像遇上什么洪水猛兽般。

        看着自己颤抖不止的手,姜明很肯定这不是他的原因,而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

        “杀了他们!”

        姜明心中突然冒出这种想法,身体的能量上下浮动,火焰几乎要冒出体表。

        姜明连忙压下体内暴动的能量,冷眼看着过来的两人,是他们吗?在姜明醒来的时候,这具身体上有大量的伤痕,可惜原主失去了死前的记忆,让姜明找不到凶手。

        “哟,明哥,今天这么活蹦乱跳,看来我们咋天还是对你太好了。”李文揽着姜明的肩头,嚣张道。

        李武搭着姜明另一头的肩膀,“明哥,咋天我们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姜明微微皱眉,他不喜欢别人这么随便,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姜明脸色一变,俊逸的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笑道:“咋天脑袋有些恍惚,两位哥哥能再提醒一下,我们咋天说了什么吗?”

        “哈哈哈哈哈!”

        李武大手拍拍姜明的俊脸,哈哈大笑道:“表哥,看看,这苦瓜脸终于会笑了,看来我们咋天没白教他做人。”

        李文同样一脸笑意,“既然你不记得了,那哥们再说一遍,哥俩好些天没去小春楼了,身体上有些不舒服,能不能把你的秦阿姨叫出来给我们看看。”

        说完,李文脸上已经是满满的淫意,不知道脑中还脑补了什么画面,手还忍不住摸了一把下体。

        “这样不好吧,两位哥哥,人家好歹养了我这么多年。”姜明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有些抗拒道。

        闻言,李文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露出不善之色。

        李武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连忙拉着李文,在李文耳边轻语,“表哥,看下面看下面。”

        李文低头看下去,只见姜明左手在下面,大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搓啊搓,马上又挂上笑容。

        “兄弟不亏是文明人,做事就是讲究。”

        李文说着,强忍着心痛,偷偷把五张大钞放进姜明口袋里,像他这种小混混,没有固定的收入,这五百联邦币对他们来说不少了。

        姜明把手放进口袋,仿佛感受到了那份“厚重”,瞬间眉开眼笑,眼睛看着两人的脸,笑眯眯道:“今晚九点,水库东边的三号废弃仓库,不见不散!”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喜色,心想这笔生意不亏,异口同声向姜明道:“不见不散!”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姜明还能听到,他们在讨论去哪里弄些什么药。

        两人若是回头看一眼,就能看到姜明面若寒霜的脸,冰冷的目光仿佛要化作利剑般刺入两人体内。

        良久,姜明才收回目光,转身走进了煤气店,看着六十岁的老人,问道:“莫爷爷,煤气罐多少钱?”

        “九十块一罐,配送加五块。”莫老头不咸不淡答道。

        “不是吧,莫爷爷,别家的煤气罐才七十块。”姜明笑道。

        莫老头脸上出现一丝怒意,没好气道:“那你去别处买,我这里都是满罐的。”

        五张大钞放在桌子上,姜明脸上带着一丝歉意,“莫爷爷,开个玩笑,别介意,给我来五罐。”

        “五罐?”莫老头心里一鼓,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问到:“嗯,送到哪?”

        “不敢劳烦您老人家,借车一用就可以了,那剩下的五十就当是车的押金了。”姜明笑嘻嘻道。

        莫老头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丢给姜明,笑骂道:“别给我整坏了!”

        不知道是指车,还是别的东西。

        日暮时分,夕阳西下,灿烂的晚霞从西方天际铺陈开来,将整个天空映得绚烂多彩。

        姜明回到家后,已经六点多了,正是饭馆晚上顾客最多的时候。

        他还看到了意外的一幕,姜思仪娇小玲珑的身躯围着一条粉色的围裙,在厨房和餐桌上来回奔走,青春明媚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似做伪。

        有些老顾客看见姜思仪端着菜向他们走来,总会和蔼的从她手上接过菜盘子,然后随口打趣几句。

        姜思仪便有些腼腆地低下头,轻轻一笑,唇角泛起两个浅浅的酒窝。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姜明喃喃自语道,声音细不可闻,在原主的记忆中,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姜思仪!

        姜明走进厨房,发现秦姨正在满头大汗地炒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光滑的额头上都是油脂的光泽,厨房的油烟对人的皮肤伤害很大。

        “秦姨,我回来了,让我来吧。”姜明站在秦岚背后道。

        “小阳!你回来了。”秦岚惊喜道,她没有拒绝,把手上的大勺交给了姜明,她已经连续烧菜两小时了,虽然还能坚持,但炒出来的菜质量肯定会下降。

        姜明接过大勺,秦岚接过姜思仪兼收银员的工作,三人配合,工作轻松了不少。

        很快,时间接近8点,姜思仪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姜思仪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为什么今天人这么多?”

        秦岚走过来,捏了一下姜思仪的小鼻子,“客人多不是好事吗?还有快去洗澡,准备明天的学习。”

        姜思仪感觉全身肌肉酸痛,动都不想动,心里还想挣扎一下,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看着秦岚。

        秦岚瞪了她一眼:“别撒娇!”

        闻言,姜思仪下意识把目光投向姜明,每次自家老哥都会为她求情的。

        姜明仿佛没看到她的目光,向秦岚说道:“秦姨,我出去吹一下夜风,大约10点回来。”

        秦岚美目透着惊讶道:“真是少见,没有事情办,你一天会出去两次。”

        “以后应该不会吧。”姜明轻轻一笑,摆摆手,走出饭馆。

        姜思仪看着姜明离去的背影,心中空落落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离去。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
          Baidu
          sogou